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上场比试前,安宇以一副沉稳的大师兄的样子安慰珞云峰:“大师兄,我知道师叔和师兄弟他们说的那些话对你有些影响,其实他们只是关心你而已,你也别太放在心上,尽力而为就是,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同门师兄弟,我会尽力帮你的…”
打工皇帝 破除2
珞云峰因为刚才水晶球的事情,此刻情绪不知不觉再次恢复以前的样子,朝安宇怒目而视,恨意就差直接写脸上了。
什么叫关心我而已?让他们时不时地给你扣上“轻浮不稳重”的帽子,再时不时地提醒你“你是个不靠谱的人”试试?
还帮我呢,这明明就是团队比试,敢情一旦失利就是我的事情了?你难道不是神符宗的一员了?
珞云峰差点就要把这股腾地升起的无名之火倾泻出去,怼到这个看似沉稳大气安宇脸上。
怀安也忍不住腹诽道:呸,这安宇也太不要脸啊。摆明了就是刺激这家伙的。刚才他还说不要上这些人的当的,怎么现在又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
重生之阿修罗萌主 黑童话十七
他感应到珞云峰的情绪波动,又看看一脸平静的谷谷,有些担忧地问道:“谷谷,珞云峰的心性不是已经逐步被你调教平稳了吗?怎么现在又变成这样了?就这样让他继续下去真不会出事吗?”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怀安潜台词就是:这家伙明显就是被对方蛊惑了,只要用魂力便能让其恢复正常。
芩谷淡淡地道:“之前我只是觉得南堇和安宇之间有一腿,现在看来他们不仅真有一腿,还有一个针对我们的阴谋。如果我猜想没错的话,他们就是打算在这个比试场上光明正大地解决掉我们的委托者。那水晶球里面不仅有侵蚀灵魂的蛛网,还有激发人情绪的效果。人家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若是现在我就让珞云峰恢复正常的话,对方肯定会怀疑并戒备,甚至不会按照原本的计划走。……”
芩谷巴拉巴拉说了一通,怀安愣了一会问道:“谷谷,你你怎么知道这是南堇和安宇的阴谋?我的数据为什么没检索出来?”
芩谷:“我也没有确切证据,只是一种感觉。反正现在委托者和安宇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干就是了,要证据来做什么。至于你的数据没检索出来也很正常,系统的对信息的检索是基于数据,要有相应的线索才行。况且安宇身上有一个等级甚至比你还要高的数据,我们有屏蔽对方检索的能力,对方也有。”
芩谷和怀安稳坐灵台,任由外面珞云峰咬牙切齿。
…………比试开始的钟声一响,双方按照一惯规矩相互行礼。
就像武侠世界,名门正派在比武之前会自报家门然后拱手给对方做请的姿势“请赐教”。
可就在双方拱手的一刹那,芩谷猛然从南堇和安宇转瞬交错的视线中嗅出什么。
几乎来不及告诉珞云峰怎么做,便当机立断,直接控制了委托者身体。
而后只听“珞云峰”对着旁边的安宇大声说道:“南堇毕竟是我曾经的未婚妻,我实在对她下不了手,就交给你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粉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话音未落,他的身体更是像离弦的箭一样,朝灵花谷另一个女修冲了过去。
那女修也是元婴期,但之前几天的车轮战已经消耗太多灵力,此刻迎战显得很勉强。
不过芩谷也表现出用尽全力战斗的样子,彼此打的难解难分。
——芩谷原本想静观其变,看看委托者识海中的蛛丝究竟有啥猫腻。
没想到刚一上场,南堇从站上擂台开始便一直站在委托者面前,眼神也一直纠缠着委托者的视线。
按照这个节奏,之后打斗起来两两相对,肯定是安宇对另一个女修,而委托者对南堇。
但是在彼此行礼的时候,芩谷从南堇和安宇的对视中嗅到一丝苗头——她敏锐察觉到南堇和安宇之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磁场波动。
果然是有猫腻!
绝对不能让委托者和南堇比试,被对方拖住了。
于是芩谷便当即占据战场先机——之前那些人不是都担心委托者会因为未婚妻的事情而耽误比试吗?
虽然芩谷并不在乎这些,因为她一旦干起来就绝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如果真让委托者和对方打斗起来,你赢了人家会说你“无情”:人家不就是把你退婚了嘛,便公报私仇借机报复;
你要输了吧,人家更是会说“看吧,果不其然,就是个心性不稳的家伙,拖了安宇后腿”。
索性比试一开始,芩谷便和灵花谷另一个弟子打的难解难分,绚烂的灵符和法术此起彼伏。
快穿:炮灰打脸攻略
風馳死灰 腐蝕之種
于是场中就剩下安宇和南堇还干瘪瘪地站着,两两相望,眼中难掩错愕之情。
其实对于看热闹的人们而言,这个局面多少让他们有些失望,每天都是这些看腻了的法术,没有八卦,只是看普通的打斗,一点意思都没有。
让珞云峰对上南堇才有意思呢,也不知道南堇会恼羞成怒辣手摧花,还是念及旧情处处留手?总之就是很有看头。
人群发出嗡的声音,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不过眼前的局面让神符宗的人大大松了一口气,他们就是怕这个珞云峰因为那个女人而突然出幺蛾子。
现在正好错开了——珞云峰虽然看起来打的有些吃力,但是灵花谷的弟子更吃力,胜出只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只要安宇的赢了南堇,他们神符宗进前五是妥妥的了。
安宇么,他们是非常放心滴。
然而现实总是会给人无限惊喜——
神符宗最担心的珞云峰没有纠结男女之情而耽误比试,反而是最让他们放心的安宇此刻竟还呆呆地站在擂台上,与南堇两两相望。
咦,这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比赛已经开始了,这两人,你们倒是开打啊。
神符宗的人急了,灵花谷的人也急了。
史上最強黑客
然而对于只是看热闹的围观者却对眼前场景非常满意,刚刚熄灭下的八卦之火再次点燃,并燃烧得空前旺盛——咦,这两人……莫非他们之间真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