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琮众人忙乱着要到薛家瞧宝钗来,谁知宝钗这时候却正坐在屋子里垂泪,身旁是她母亲薛姨妈正苦苦相劝。
二人身旁却摆着一件大红的嫁衣,红得耀眼,红得惊心动魄。
嫁衣做工极精美,就那耀眼的红色都不知是染了多少遍,又放了多少不外传的配料才能染就。
狗一样的江湖
鲜红的嫁衣上用金色丝线绣了满副的牡丹凤凰,绣工更见精美,没有数十年的功夫决计绣不出如此栩栩如生的“凤穿牡丹”花样儿来。
单单这一件嫁衣就是价值不菲,若是再连上嫁衣旁边整套的头面,薛宝钗这一套嫁衣更彰显富贵。
自然,以贾薛二府如今的光景是拿不出这样的好东西来的。这一整套的行头还是两家富贵时,叫人一点点准备出来的,花了不知几年的时光。
如此贵重的一套嫁衣,不知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如今却被胡乱扔在一旁,薛宝钗连看都懒怠看一眼,只是低头悲泣。
薛姨妈在一旁跟着也是一行抹泪一行苦劝,一时又忍不住低声咒骂:“畜牲,这个母畜牲,就这么狠的心,怎么就容不下个丫头?那么好个孩子,才多大的年纪,说没就没了,畜牲,畜牲,她怎么就不死了呢?!”
宝钗此刻正为了莺儿亡故痛彻心扉,见母亲也是为此心疼,当下也顾不得自己难过,忙就劝道:“母亲……母亲……您……您莫为了那种……那种……畜牲……生气……若是气坏了不是更不值么?”
薛姨妈听了忙就点头,擦了一把流了满脸的泪水,又回手抱住女儿,哽咽着也劝道:“好女儿,明儿可就是你这一辈子最当紧的日子了,你可也不许再难过了,看哭肿了眼可怎么办?”
她口中劝着,一抬头却瞧见女儿的眼睛早就红肿了,一时又心疼的呜呜痛哭。
宝钗被母亲这一哭更是搅得她心中难受至极,当下忙就劝母亲道:“母亲,您也别劝我了,我什么都明白。如今我难受得紧,您叫我先一个人躺一会子……”
薛姨妈听了忙就起身往外走,一行走一行又忙回头嘱咐女儿:“好孩子,那你就先躺着歇歇,可要不要吃点子什么?”
相逢何問歸處
眼瞧着女儿脸色苍白,姨妈心里更是难受,一挪眼却见到扔在一旁、红得刺眼的那一身嫁衣,薛姨妈心里更是难受得发慌。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盼了多少年,好容易盼到了女儿即将出阁的日子,却竟然能变成眼前这副光景!
谁又能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子事情,难道说是她造了什么孽,如今就报在女儿身上么?
薛姨妈越想越是心疼,再见宝钗已经歪倒在炕上,闭着眼睛默默流泪,她更是锥心刺骨般疼痛。
可她就再心疼又能说些个什么,只能泪眼婆娑出了屋子,把女儿独自留在屋中难过。
宝钗这里见母亲出了屋子,一把扯过鲜红的嫁衣就想要把它撕成碎片。只是她用了半天的力气,直把自己累得气喘吁吁也不见那件叫人厌恶的大红衣裳有什么异样。
她不信邪,又用牙去撕扯,可惜用了半天的力气也是白费,那衣裳依旧是好端端摊在眼前,红得却更加耀眼,红得叫她头昏恶心。
无奈,宝钗只得把它扔在一边,自己却扑在枕头上放声大哭起来。
压抑的哭泣声瞬间就填满了不大的房间,呜咽声四处盘旋,染得到处都是悲伤。
她在哭莺儿,也是在哭自己。每个女孩儿从懂事起无不都盼望着能穿上嫁衣,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
可她怎么就成了这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嫁非所人!
她不愿意,不喜欢嫁给贾宝玉,为什么母亲偏偏就要逼她嫁给宝玉?
偏偏她又不能、也不忍反抗。她害怕瞧见母亲满脸的愁容和眼泪。
所以,她只能拿自己这一辈子来安慰母亲。
都市唐少 魔都十八
为什么?
她薛宝钗的人生为什么就要如此暗淡?
先是父亲离世,后来又是选秀失利,再到后来又是哥哥娶了如今那样歹毒的嫂子回来,把她最珍爱的丫头一个一个都逼死了,如今更是要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也不喜欢自己的人……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不幸的事情都要由她一个人承担?
难道她注定这一辈子就要面对无数煎熬么?
薛宝钗心里委屈得很,再也管不住自己的眼泪,那眼泪就如同涨潮时的海水一般汹涌澎湃而来。
她放声大哭,只想把命运的不公和多年的委屈一气都能释放出来。
只可惜即便是哭泣,她也不敢随心所欲,只能把自己深深埋进枕头中,把哭声都隐藏起来。
她始终还是怕母亲听了难过,她心里始终还是惦念母亲过于自己。
宝钗也不知呜咽了多久,泪水流尽后,疲惫又如同潮水汹涌袭来。
不知不觉,她竟然就睡着了,只是连梦都是苦涩的,
如此昏昏沉沉也不知睡了多久,宝钗于梦中就觉得似乎是有人在轻轻呼唤她的名字。
朦朦胧胧中,她些微睁开了眼,却见眼前似乎是黛玉正笑微微瞧着她呢。
“原来是林妹妹,妹妹你怎么来了……”
招惹大牌女友
宝钗张口问道,声音异常嘶哑,嗓子火烧火燎地疼。
这是怎么了,好端端怎么就就是倒了嗓子?
连宝钗都被自己的吓了一大跳。
惊慌失措间却见黛玉靠得更近,目光中皆是关怀于痛惜。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怎么嗓子都哑了?”
黛玉话才出口,宝钗那里早就忍不住一腔悲愤,伸手揽住她便哭道:“好妹妹,好妹妹,我……我……我的莺儿……我……我……”
無限之蟲族降臨 不吐泡泡魚
纵然心中有万千委屈,可一时哪里又能说得出口?
唯有泪流千条罢了。
苍穹天翼 天界战宫
名門婚寵
浮天傳
众人此时见钗黛二人相拥而泣,再瞧瞧滴满了泪痕,皱皱巴巴扔在一旁的红嫁衣,谁都猜得出此时是怎样一番情景。
可即便众人再是心中雪亮又能如何?
宝钗明日就要嫁入贾府做少奶奶,这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更改的事实。
攀登最高層
即便宝钗再不乐意,再悲伤难过,她也要嫁给宝玉了。
除了贾琮,此时满屋子站的都是年轻女孩儿,都对未来郎君满是幻想,因此于宝钗的伤痛更加能感同身受。
可即便如此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