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少司命,弄玉和墨鸦都是眼神怪异的看着无尘子,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因为怕死,连色诱都用上了。
“怕死没什么丢人的,而且我们修行最根本不也就是怕死,当然像他这样的,我只有一句,老夫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白云子说道。
无尘子不说话了,打又打不过,加上少司命也打不过他了,所以眼不见为净,烦着白眼看他还能说得多离谱。
“怕死是人的本能,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回去找吃的,回去找穿的,然后才是修行,被人告诉我们要修行,我们可以选择拒绝,但是我们还是修行,其实就是本能趋势着我们去做,因为别人都在修行,而自己没有,我们就会感受到威胁。所以我们才会去修行。”白云子继续说道。
魂煉者 壹棍天
白云子的话说完,四人都是一怔,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这样的,他们修行最初的目的不就是因为感到了威胁。
“解决了修行的目的以后,那我们依旧在不断的让自己强大又是为了什么。要自保,我们不予要那么强大的武力,但是我们一代代人都在不断的超越前人是为了什么?”白云子继续问道。
四人摇了摇头,不是没有答案,而是想看自己的答案跟白云子的是不是一样,免得被打脸。
白云子微微一笑,突然一指化作剑指刺向无尘子。
少司命一惊,瞬间出手凝聚出万叶飞花将白云子打出的剑气击散,挡在无尘子身前,警惕的看着白云子,不知道白云子突然出手是为了什么。
墨鸦和弄玉也是呆住了,不是师兄弟么,怎么突然出手偷袭。
白云子淡淡一笑,收回了手指,笑着说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继续修行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原因。”
与美女一起的日子 墨远
“守护!守护我们所珍惜的一切。”无尘子明白了白云子想要表达的意思,握住了少司命的手让她将凝聚的万叶飞花流散去。从白云子出手开始,他就没有过任何担心,他知道白云子不会害他,所以也没想过要躲。
少司命回头看了一眼无尘子,箭塔摇头,才将凝聚的万叶飞花流散去。
耽美厚臉皮的愛情史 ヤ~紫沁ゞ藝璇、
我的帝国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是的,就是为了守护,只是每个人守护的东西都不一样,但是最根本的就是在守护。”白云子笑着说道。
墨鸦皱了皱眉,他那么努力的修行,拼了命的去做事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守护白凤,那个自己希望的另一个自己。等到现在他发现自己可以做想象中的自己了,所以他就变得了懈怠,跟子啊无尘子身边过着咸鱼的生活。
弄玉也是蹙了蹙眉,她开始拼命修行甚至浪费了大道杏果来修行,只是为了感恩,为了报答紫女的收留养育之恩,后来加入流沙则是为了报答韩非帮她中找到她的父母,救了他父母的恩情。但其实也是在守护,守护住紫兰轩和流沙。
无尘子也是点了点头,道家在做的第五天人道令不也是在守护,守护住着世界的希望。
骗他太久,废物女竟是天才:至尊狂妻 猫猫宝贝
“在楚地的少司命神像里,少司命都是手持长剑怀抱婴孩的形象,因为她要守护怀中的婴孩,所以她手持长剑,让自己变得强大。但是阴阳家的路走错了,他们只看到少司命手持长剑,却忘了她手持长剑是为了守护。”白云子说道。
然后看向少司命问道:“在阴阳家他们教授你的除了万叶飞花流,恐怕你自己还偷学了阴阳家的九宫移魂术吧?”
少司命怔了怔,连无尘子都不知道她会阴阳家的九宫移魂术,白云子是怎么知道的。然后惴惴不安的看向无尘子。
无尘子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少司命修炼了九宫移魂术,只是不知道九宫移魂术和少司命有什么关系,而且显然白云子是知道些什么。
“九宫移魂术是阴阳家星魂的成名绝技,有操控人神魂的威力,你偷学九宫移魂术的目的是想解开你神魂中的封印吧。”白云子看着少司命问道。
少司命眨了眨眼,白云子一愣,他忘了少司命不会说话,尴尬的咳了咳,然后看向无尘子,还不快点给翻译,这么没眼力见。
无尘子看这少司命,然后才开口道:“她说九宫移魂术不是她偷学的而是阴阳家故意让她拿到学习的,她学习九宫移魂术却是是想解开神魂中的封印,她怀疑这是东皇太一给她种下的封印,但是她没法解开。”
白云子看着两人,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她不是眨了眨眼而已么,怎么说了这么多东西,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不会是瞎扯出来骗我老人家的吧。
白云子看着少司命和无尘子说道:“你们太高看东皇太一了,九宫移魂术是阴阳家中最难修行的功法,没有之一,据我所知,东皇太一自己是不会的,而且九宫移魂术虽然强大,但是想要封印住一个人的神魂五感也是做不到的。”
少司命看着无尘子眨了眨眼,又看向白云子。
“她说什么?”白云子开口问道。
“她说东皇太一不会,但是楚南公可能会,因为楚南公就是曾经的阴阳家星魂。而且她感觉阴阳家对待她的重视超出了对其他长老的重视程度。”无尘子翻译道。
白云子点了点头道:“这是肯定的,别的少司命都是捡来的,但是你是天赐的,据我望气来看,你的神魂封印是天生的,不是后天的,因为你体内有一股庞大的生之力,让你修行木行等跟生之力有关的功法都事半功倍,但是也是这股庞大的生之力,压制住住了你的神魂。”
“阴阳家找到你,让你继承少司命之位,同时让你学习九宫移魂术也是想探知到这生之力的奥妙。”白云子说道。
少司命看着无尘子,眨了眨眼。
白云子也是看向无尘子,示意他赶紧翻译。
游击战专家
无尘子摇了摇头道:“她什么也没说。”
以身試愛 湯圓
白云子瞬间无语了,你们两真是天生的一对,换做任何一个人,谁能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比较好奇的是,你居然能把她拐跑了,楚南公和东皇太一居然还让你在外边蹦跶这么久,也没来抓她回去。”白云子看着无尘子好奇的说道。
“因为东皇太一跟着我修行了道经,把自己也弄废了,楚南公则是被便宜师傅大龙一顿,不知道躲到哪去了。加上他们也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没修为了,所以不敢出来。”无尘子说道。
白云子愣住了,这些是他不知道的,只是东皇太一是不是傻,真以为道经是个人就能修行?没看到我道家这么多年,那么多先贤都不敢这么玩么。
“你是说师父还活着?”白云子有些激动,褐冠子失踪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他的消息。
“嗯,他说他追了一个老怪物很多年,终于追到了,所以要去摁住那个怪物的棺材板,至于是什么东西他没说。”无尘子回答道。
肥妻要翻身
白云子点了点头,没死没疯,还能跳出来砍人那就证明没事了,所以也用不着他们操心了,于是继续开口道:“你知道你为什么能看懂她的眼神么?”
无尘子愣了愣,这个也是他一直好奇的,少司命也是眨了眨眼,她同样也很好奇这一点。
墨鸦和弄玉更加好奇了,这两人就想心意相通一样,能看到对方的眼神,而且不是简单的看懂眼神,而是能通过眼神交流。他们还以为是像小说家说书一样的爱到极致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们就没有怀疑过在楚地神祇中,不管是湘君,湘夫人,山鬼还是云中君都是职权极为大的神灵,作为掌管人类生死的大司命的姊妹的少司命的司职却是婴孩的生死。”白云子说道。
无尘子和少司命都是看着对方,这确实很不对劲,而且大司命都已经掌管人的生死了,自然也会包括婴孩的生死,这就造成了重合,而这在神灵体系中应该是不会出现的才对,即使出现也应该是上下级关系而不是姊妹关系。
“你们都发现了?”白云子看着无尘子和少司命说道,又看向墨鸦和弄玉。
四人都是点了点头,司职重复还不是最大的蹊跷,最大的矛盾就是,如果是司职婴孩生死的女神,不应该是手持长剑怀抱婴孩的形象,而应该是婴孩坐在女神脚下的形象。因为手持长剑是为守护而不是断生死。
“答案我不会告诉你们,等你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你们就会懂了,到时候你们也就知道为什么,你们能够看懂彼此的眼神了。”白云子看着无尘子和少司命说道。
全告诉你们了,到时候我猜错了不就打脸了,我可是靠相人之术吃饭的,要是算错了,招牌不就直接砸了。
无尘子,弄玉和墨鸦都是愣住了,我们都在等你解密答案,你却是话说一半,你不知道这是会挨打的吗?
少司命腾地脸上浮起一片绯红,要不是看你是无尘子师兄的份上,绝对动手打死你,都没嫁娶哪来的孩子。
推书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