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把衣服拉链给拉上去点,别着凉了。”
“……嗯!”
沿着盘绕着山丘的道路,廉歌挪着脚步,看着沿途的景象,听着随着阵阵寒风萦绕在耳边的话语声,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张望着四周。
道路边,枯黄的杂草上覆着霜,杂草之外,或还缀着繁密叶子,或已只剩下枝干的山林上也带着层霜色,更远处,连绵山岭的山谷间,白雾正随着风翻涌着,弥漫着萦绕着的雾气之上,天空上,初升的朝阳正往上缓缓攀升着,挥洒着些阳光,映照在翻腾的雾气,山林的霜色,带着霜的枯草上,路上。
道路旁,一个女人带着个穿着厚厚棉袄,显得有些臃肿圆滚滚的孩子,在路边停下,给孩子棉袄的拉链再拉起来些,再拉着孩子,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廉歌身侧走过,
“……马上就要过年了,妈带你去镇上买套新衣裳过年穿……开心吗?”
“……开心……妈妈,我能不能买点‘擦炮’玩啊。”
“……行,等过会儿到镇子上了,妈就给你买……”
“……那妈妈,我们走快点吧……”
孩子拽着自己母亲的手,欢快着往前跑着,那女人笑着看着自己孩子,也加快了些脚步。
……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微微仰头,廉歌沿着这盘绕着山丘的道路看了眼,
远处,连绵的山岭一直延伸至天边,道路上,路过的行人寥寥,车辆也许久才能看到一辆。
再挪开脚,廉歌沿着脚下这盘绕着山丘的道路接着往前走着,看着沿途的景象,听着随着阵阵寒风萦绕在耳边的话语声。
几天前,从那镇子上离开过后,再路过了几个城镇,或是入住酒店,或是露宿荒野树下河边,
花费了几天时间,走到了现在这地方。
我在鹹陽讀書的那幾年 景山少爺
……
“……小伙子,坐车吗?”
一辆有些老旧的公交车,摇摇晃晃着,沿着蜿蜒的公路,往着连绵山丘的方向行驶着,从廉歌身后驶来渐近,要掠过廉歌身侧时,车放缓了些速度,司机透过开着半扇的车窗,朝着廉歌喊了声,
廉歌顿足了脚,转过视线,朝着身侧这公交车上看了眼,
公交车紧随着也停了下来。
车上,挤满了些乘客,或是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站着,坐着。或是拉着,搂着自己的孩子,或是互相靠着,打着瞌睡。
车门打开,廉歌走上了这辆公交车。
“……小伙子,你到哪下啊?”
司机按下了按钮,重新关了车门,对着廉歌招呼着,问了句。
“到终点站吧。”
六道封天 公子於
转过视线,廉歌随意着回答了句。
“……成。到终点站两块。”
看了看廉歌,司机再说了句,再启动了公交车,车摇摇晃晃着,如之前一样朝着连绵山丘的方向接着驶去。
从兜里随意摸出两块零钱,扔进公交车上收钱的箱子里,廉歌转过了目光,再看了眼这车厢里。
……
“……老陈,你这是去镇上卖鸡还是鸭来着?”
“……卖了几只鸡,这不是要过年了吗……虽说屋里孩子回来是要给拿钱,不过他们在外边挣点钱也不容易,我有点还是花我的吧。”
车再缓缓朝前行驶,公交车里渐又再嘈杂起来,
或站着,或坐着,或背着背篓,或提着行李的乘客或各自说着些话,或互相靠着,打着瞌睡。
“……老吴,今年在外面这一年怎么样啊。”
“还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回来都有些时候了……”
隔着个过道,缩着脚,脚下放着包行李的中年男人,和旁边另一个人说着话。
“……小心着点啊,这可是你过年穿得新衣服啊,要是弄坏了,过年的时候,可不会给你买了啊。”
“……嗯!”
一个女人抱着个三四岁的小孩坐在窗边,小孩身上穿着身崭新的衣裳,有些欢喜着,左看看,右动动,女人看着,笑着说了句,小孩闻声,重重点了点头,脸上小心了些。
女配逆襲:搞定男主手冊 錦漁
壹別百年
“……老婆……老婆……要到屋了。”
怀里抱着个大编织袋,一个脸上皮肤有些粗糙,手上带着些茧,洗不净灰的中年男人,小心着转过头,对着靠在他肩膀上,眯着眼睛,睡着了的妻子轻声唤着,
“……要到了啊……”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漫妖嬈
靠在中年男人肩上睡着了的妻子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望了望车窗外,同样有些粗糙的脸上露出些笑容,
看着自己妻子脸上的笑容,中年男人脸上也笑了起来。
……
“……陈家村到了,有下车的没有。”
“……有!”
黑道特种兵
有些老旧的公交车载着挤满了车厢的乘客,摇摇晃晃着,又再驶过段路。
一路或停或走,下去些人过后,车上渐渐空荡了下来,
再停下次,下去了些提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公交车上,仅剩下了廉歌,和那司机。
“……小伙子,前面那儿就是终点站了。”
司机再启动了车,对着廉歌说了声。
廉歌点了点头,道了声些谢,转过视线,再看向了车窗外。看着沿途的景象,和些路过的些村子。
……
“……小伙子,到地方了。”
公交车再停下,司机转过头来,笑呵呵着招呼了声廉歌,
廉歌点了点头,朝着打开了的公交车门走去,
“……小伙子,你等等。”
公交车司机从司机位上站起身,从旁边拿过个塑料口袋,
解了开,递到了廉歌身前,
“……小伙子你不嫌弃的话,抓把糖吃吧,遇上了也是缘分。”
笑呵呵着,司机出声说着,
“……昨天我儿子从外边回来了,嘿……那小子……不声不响还给我带了个儿媳妇回来……这糖也是我儿子给我带回来的……嘿……小伙子,你也抓把去吃吧,可甜着呢。”
笑呵呵着,说着话,很是高兴,司机将那袋子里的糖再往廉歌身前递了递。
“那恭喜了。”
廉歌听着,笑着,伸出手,抓了袋子里的几颗糖,拿在了手里,
绝境超脱 拾月荒年
“谢谢了。”
笑着,廉歌再道了声谢。
“……客气了。那小伙子,你慢去,我今天也得早点回去,那臭小子和他媳妇还在家里呢。”
笑着,司机再出声说了句,重新坐回了司机位上。
再挪开了脚,廉歌走下了车。
……
看着那公交车转过弯,沿着来路渐渐远去,
重生之東廠相公 落筆吹墨
廉歌收回了目光,拨开个糖,吃到了嘴里。
是挺甜的。
微微笑了笑,廉歌再挪开了脚,沿着路,再往前走去。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眼珠随着廉歌手上还剩下的几颗糖转动着,眼馋着,叫了两声。
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再拨开个,递给了小白鼠,
小白鼠捧着,塞进了嘴里。
吃着糖,沿着道路,一人一鼠再往前继续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