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
‘天榜武者,呵呵……’
钟神秀心里千回百转,一个个念头浮现。
知道这个世界最本质的秘密之后,只要给他任何一本奇功绝艺榜上的武学,他都能玩一样突破通神关卡。
武者摸索出来的东西,怎么能与另外一个世界的文明相比?
通过摆设神秘仪式等等手段,他完全可以增强古神们注意到他的概率,做到那些地榜宗师梦寐以求的事情。
虽然……钟神秀绝对不会如此做就是了。
‘慢着……在这里自杀,搞不好是真的死了,不能这样……我还有希望……’
‘蒙骗古神,我又不是没有经验,已经做过一次了……大不了跟上次万门之门一样,让天秀系统出来顶雷……’
‘上一次,逗比系统被打成傻逼,说不定这一次就被进一步打残,能泄露出更多权限呢……’
暗自谋划一番之后,钟神秀总算看到了一个可行的方案,暂时定下心神。
这时候,外界已经过去数个时辰。
冷酷校草的霸道女王 陌莫达
他看向水池中的净凡。
此时这位大师,除了左右脸颊上浮现出两张脸孔之外,从身前与背后各自长出了两条手臂,变成了一个三头六臂的怪人。
不仅如此,一丛丛黑色的毛发,从他体内,甚至脸庞上不断冒出。
“这是身异最为巅峰之时,希望大师能撑过去……”
段明玉望着这一幕,神情满是严肃:“否则我们两个只有掉头逃命的份,还不一定能逃掉……地榜宗师西门错之父,当年就是突破宗师之关失败,身化僵尸,屠戮一地,闹出好大乱子,直到朝廷神捕门大神捕——铁血出动,才给镇压下去。”
大神捕铁血,如今的地榜第一高手!
“原来死尸拳的宗师身异,是身化僵尸!”钟神秀颔首。
“死尸拳虽然在江湖上流传颇广,但能真正练到宗师级别的真传还是不多,西门家就是一例……”
段明玉对此很是熟悉。
“说起来,下个月金僵西门错就要对决五毒教花妙,倒是可以去看看……”钟神秀说出这个消息。
龍珠之最強神話 楓葉綴_20191013012542
“哦?两大地榜宗师交手,那倒是不可错过……而且到时候,必然有着大量人榜高手汇聚,比武论剑,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段明玉这段时日一直在山沟里钻来钻去,还真不知道这个消息,闻言眼睛一亮。
“哈哈,同去同去。”
钟神秀哈哈一笑,又注意到净凡和尚身上起了变化。
他神情无悲无喜,口诵经文,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黑毛不断回缩,没入体内,消失不见。
情天決 癡心為妳狂
終極狼警 王明逸
那四只怪异扭曲的肢体,似乎也在慢慢变小,要蜷缩回去。
“善哉善哉,净凡大师果然佛法高深,镇压住了身异,这最难一关,虽然不能说完全过去,但趋势是好的,或许不久之后,我等就要见到一位宗师诞生了。”
段明玉见此,有些感慨。
铁罗汉即将突破宗师境界,而他却还遥遥无期,与一帮人榜高手争锋,不免有些遗憾。
果然,伴随着时间过去,那四条手臂越来越小,从粗壮如大腿,到正常人胳膊粗细,最后变成了婴儿手臂……
在净凡脸上的那两张脸孔,也在不但模糊,最终尽数消失不见。
三个时辰之后,一切异常尽数消退,净凡又变回了那个皮肤黝黑,五官粗糙的铁罗汉模样。
“阿弥陀佛。”
他睁开双眼,气势一闪即收,却依旧极为惊人。
脚步只是轻轻一踏,就走出水池,来到了钟神秀与段明玉面前。
我欲成神之百美图 七色夕阳
“恭喜大师,突破宗师境界。”
段明玉与钟神秀一起抱拳贺喜。
‘果然,一突破宗师,观感截然不同了……’
阳光下的她和我 清朝圆白菜
钟神秀暗自打量着净凡,心里不由感慨。
現代之三夫四婿 叨耳
此时这净凡给他的感觉,简直如同史前怪兽,就连五行之气,也彻底消弭不见,或者说,不是他所能观看的。
毕竟……五行之气只是人体理论,对方或许本质上都已经非人了,五行之气不存在都有可能。
那种淡淡的危险感,更让钟神秀明白,此时的净凡,可以轻易吊打任何一位人榜高手。
哪怕是第一的潜龙李青河,来了也得跪下唱征服。
‘说起来,这李青河也挺惨的……虽然占据人榜第一,数次击败铁罗汉,但人家根本不在人榜上跟你玩了,直接就在地榜上等你……要是铁罗汉上了地榜,下次衙门排榜之时,那位潜龙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而铁罗汉突破,也十分正常。
或者说,人榜前列的武者,都有突破宗师的可能,只是要看机缘而已。
并且,净凡和尚身上有着石佛寺传承,突破宗师甚至大宗师,自然远比普通武者容易。
那李青河,还是吃了出身的亏,不是八大势力出身,虽然门派比九元宗山药帮之流好上太多,但在宗师之上,就无法给出太大支持。
可以想象的是,在这一届人榜都晋升宗师之后,一些差距,还会被不断放大。
当然,机缘这种事,谁也不好说。
或许对方的天赋,足以压下这种差距,又或者直接就被朝廷招为驸马了呢?
“多谢两位护法之情,净凡铭记于心,只是贫僧突破之后,心里突生出诸多疑惑,需要回寺询问师父,山高水长,来日再见……”
净凡脚下如同步步生莲,顷刻间远去。
段明玉一头雾水,钟神秀却是有些明白。
仙侠六界3 剑客天涯
净凡这次突破,的确是撞到了一次大机缘。
这机缘就是净明!
对方搜集诸多生命力,炼了这座血池,大概是想用某种歪门邪道突破。
此时,就尽数便宜了净凡,带着一种浓浓的阴谋痕迹。
‘这么看起来,石佛寺那些大师,是顺水推舟,还是故意为之?前者还好,后者就有些……该杀了……’
钟神秀眯起眼睛。
‘不过,邪道突破的法子,正道同样能用,《斗战胜王经》怕是也有点邪门……不,应该说这个世界的武学本来都很邪门,净明搞不好还算是得了真传,摸索出了真正的练功道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