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谁?”七面魔将连忙问道。
“涿裘老人,”徐子墨一字一句的说道。
之前在北落城时,这涿裘老人还帮过他。
镜姑娘说过,他的师尊公羊策与涿裘老人被称之为双雄,乃是凡域中天机一道的佼佼者。
只不过当初涿裘老人免费给了他大天机术的最后一章,却不肯为他算轩辕剑的下落。
镜姑娘不可信,公羊策也不可信,但徐子墨有种预感,这涿裘老人不会害他。
他之前一直不肯杀镜姑娘和公羊策,也是想将两人招揽过来。
如果世间真有大天机术,而大天机术无所不知,那对他会是莫大的益处。
可惜最终,镜姑娘和公羊策,都不过居心叵测之人。
镜姑娘存在的意义,就是在他身边,引导他入某个局中。
“自北落城一别,主上知道涿裘老人的踪迹吗?”拜蒙问道。
徐子墨屈指一弹,只见在他的掌心涌动出一缕魔气来。
“这缕魔气会带我找到他,”徐子墨说道。
当初他分别在镜姑娘、涿裘老人以及公羊策三人身上留了一缕魔气,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可惜镜姑娘和公羊策身上的魔气已经感应不到。
唯有涿裘老人,冥冥中还有魔气的感应存在。
跟拜蒙几人聊了一会后,徐子墨便离开了神州大陆。
他目光所及,回到了大圣殿的房间中。
修士记
一睁眼,神魂与肉体彻底的融合。
双眸越发的深沉,原本额头的第三只眼乃是轮回之眸。
但自从魔心归位,镇狱魔体实力大涨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力量开始朝眉心涌动。
魔气仿佛要侵占那第三只眼睛。
这最终会怎么样,徐子墨也没有阻止。
他站起身,双眸以及黑发仿佛又漆黑了几分。
打开房门,谢长留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
“没人找我吧,”徐子墨问道。
“丹塔的人来过一次,想拜会你,现在已经离开了,”谢长留回道。
“那就走吧,”徐子墨点点头。
离开大圣殿,徐子墨也知道,这趟的梵魔城之旅要结束了。
他掌心魔气涌动,涿裘老人的位置一直指引他朝东方而去。
他也没有再拒绝谢长留的跟随。
而是将混沌召唤出来,与谢长留一同乘坐朝东方而去。
……………
半月之后,
CF之異界闖蕩 卡門斧頭
混沌已经不知飞行了多久,但依旧不见魔气所标记的涿裘老人的位置。
估计还要往更东边的位置。
不过这一路风尘仆仆,两人路过一座十分繁华的城池,徐子墨决定停下来修整一番。
当他们从混沌背上落下后,缓缓走到城池前方。
只见这伟岸的城池上,刻着两个极其大的字。
“长安。”
盛世之都长安。
城池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穿梭而至。
走进城池中,能够看到舞狮的,耍杂技的,行人数不胜数。
“真热闹啊,”徐子墨说道。
“长安乃六国开国之都,自然热闹,”谢长留回道。
“这座城池从中古就已经存在,经历了六个王朝的变迁,如今依旧繁花似锦。”
“那就在这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吧,”徐子墨说道。
谢长留点点头。
穿过热闹的人群,两人找了一间装饰还算不错的客栈。
走进客栈内,因为一楼已经坐了大半数人,并且十分嘈杂,于是在伙计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二楼。
习惯性靠窗临街的位置。
谢长留坐在窗口,目光一动不动的从二楼俯视小半长安城。
目光深沉又带着莫名的情绪。
“这里的上一个皇朝,乃是明帝国,”谢长留默默的说道。
“明帝创建的那个?听说被时帝给灭了,”徐子墨回道。
他之前去过明帝的小世界,对方已经死在了巫妖手中,准确来说,神魂已经被巫妖控制了。
所以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没错,时帝灭了明帝国后,这里曾经特别的荒芜,”谢长留回道。
農門辣女,山裏漢子求休戰
“后来时帝离开,当初帮助时帝覆灭明帝国,立下汗马功劳的周家占领了这里。
创建了新的帝国,大周。”
“你对这里很了解啊,”徐子墨说道。
“我三岁便在明帝国学剑,生活了数百载,这里早已经是家的存在。
只可惜当初明帝国覆灭,我却无能为力,时帝太强了,”谢长留感慨道。
“天涯海角小世界待了近千年,如今归来,却只觉得格外的陌生。
一切都与想象中不同了。”
两人正说着,客栈的伙计已经将特色饭菜给端了上来。
“两位慢用,”看着伙计离开的身影,正在这时,从二楼的楼梯处走上来一行人。
皆是青年男女,身穿不菲的锦绣长袍,长袍底下乃是椭圆形。
皆是深蓝色,胸口处有两把剑交叉的图案。
看得出他们身份不俗。
这群人上来以后,便坐在旁边隔着屏风的雅间中。
雅间没有门,只有一扇屏风。
从徐子墨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雅间内。
嗜血狂後:帝君滾遠點 風醉琉璃
無極始神
“雨柔师妹,今天师尊讲的四剑式你可领悟?”只听其中一名青年问道。
“倒劈、旋挥、顺刺、逆击,师尊说这四式乃是剑法基础,同样也是精髓。
若能领悟,可衍生出无穷无尽的剑招,”那女子声音温柔的回道。
“师妹愚昧,尚不得其法。”
这群人在那有说有笑,一直在讨论着剑招。
正在这时,只见楼梯处又走上来一人。
这人的装扮极其像乞丐。
衣衫褴褛,破破烂烂,蓬头垢面,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而且他一条腿还被人给打断了。
头发遮住面容,什么都看不清。
只见他一瘸一拐的走上楼梯,静静的坐在了二楼的角落里。
客栈的伙计跟在他的身后,手里端着最廉价的清酒。
“你就在这角落,安静喝完酒就赶紧离开吧,免得掌柜又说我,”伙计将清酒放下后,便快速离开了。
只有那乞丐,静静的坐在角落里,也不说话,只是喝着酒。
过了一会儿,那雅间的青年少女们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乞丐。
“诸位快看,昔日的剑狂,又来这乞讨酒了,”有青年大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