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宗舒扭头一看,白茫茫的大地与黑乎乎的天空之间,有一条线。
小言小語 KalaYo
在这条线上,中间一段开始变粗,马蹄声也清晰地传了过来。
不是宗舒的商队跑的慢,而是追来的金兵速度更快。
追来的正是完颜萍和完颜弼。
此时,吴非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金人到现在一直没有放箭。
村花愛上我
箭,是金人唯一的远程武器,也是对宋人最有威胁的武器。
現代官場風水師
一开始,完颜萍想要捉活的,再加上牛皋与金人保持好恰当的距离,所以金人并没有放箭。
被渤海骑兵包围之后,宗舒嘲笑金人的箭术不精。
宗舒不仅自己受了完颜弼一箭,还让牛皋手下的二十名大宋勇士出来,让金人射。
有了瓷胸罩的保护,没有一个人受伤。
这一下子震住了金人,这群宋人,难道是铁打的不成?
宗舒这一手真是高明!
这么做,严重打击了金人的自尊和自信。
人家站立不动,就让你射,不躲不闪,还浑然无事。
这帮人会扔出天雷地火,直接把铁门融化,身子还是铁打的!
所以刚才逃跑到现在,金人没有对他们放出一箭。
因为刚才的事实已经证明:这帮宋人,根本不怕他们的箭。
向他们射箭,等于是浪费。对于金人来讲,箭,也是很宝贵的。
吴非终于明白了宗舒为什么要和金人在战场上打赌。
他明知金人会反悔,也这样做,其目的就是让金人认识到,射箭没有用。
尽管大家都戴上了瓷胸罩,但仍有一个缺陷,在逃走的时候,后背容易遭到金人的射击。
宗舒这么做,其实就是弥补了这一缺陷。
这就变相解除了大家的后顾之忧,只管放心大胆地向前冲。
此时,金人追过来了,怎么速度这么快?
青春情殤
完颜萍一马当先,冲在前面。
大家这才发现,每个金人都带上了两匹马,其中一匹马披着铁甲。
这种铁甲是磁化过的,可以吸住宗舒的吹针。
铁甲马上没有骑人,速度明显比刚才快了许多。
这时又能密集的马蹄声传来,牛皋一听,说道:“宗师,是金人,他们绕过来了。”
宗舒果断命令,打开最后一个马车,每个带上一件装备。
宗舒首先下马,拿起了一块带肩带的铁板,背在了肩上。
众人都学着宗舒的动作,铁板上肩。
马车里共三十五块铁板,米花和米咕噜刚好也一人一个。
本来,这两块铁板是为缨络和魏公公准备的。
其中一块铁板,与其他三十四块明显不同,尺寸小了一号,自然就归米花了。
青龍 斷筆人
缨络和魏公公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刚好配给了米花和米咕噜。
等大家背上了铁板,宗舒拿出从完颜萍手中缴获的小刀,斩断了马车与马连接的绳辕。
马车可以丢,马匹千万不能丢。
宗舒所带的马匹都带有马掌,如果被金人发现,就不妙了。
给马钉马掌,技术上并没有过人之处,金人很容易掌握。
“赶快上马,跑路!”宗舒一边喊一边打着手势。
李少言和米花、米咕噜在最前面带路,宗舒、牛皋和曹宗申依然在队伍后面。
李少言和米花刚才已经同乘一匹马,磨磨蹭蹭、亲亲热热了一路,看得大伙口干舌燥的。
为了逃命,李少言和米花分开了,各骑一匹马。
李少言的方向感无人匹敌,再加上米花、米咕噜长期在此生活,走在前面带路,最为合适。
此时,天色已黑,月亮早已隐去。
雪越下越大了,大地一片白茫茫,掩住了一切,让人分不清哪里是路,哪里是原野。
在这个的环境中逃命,认路是最重要的。
最怕的情况就是,跑了半天,又跑回了原路。
有了这三个人的配合,相信一定会按照自己事先设定的路线走,不会有大的偏离。
完颜萍看到宗舒等人忽然全体下马,从一辆马车里拿了板子一样的东西,背上肩,覆盖了后背。
马上明白了,原来,宗舒是怕后背中箭!
特戰中的特戰
敢情,刚才宗舒不怕金人的箭,是因为他和他的军士,胸前戴着异常坚固的护具。
完颜弼的眼睛刚才被“照明弹”搞得短暂失明,刚刚恢复视力不久,也看到大宋人的动静,也明白过来。
哇地一声大笑,完颜弼弯弓搭箭,其他金人也拉满了弓。
一阵箭雨袭来,正在奔跑的宗舒身后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箭都落在了背后。
有了这个保护,就更不用怕金人的追击了。
除了米花和米咕噜,其他人根本不怕金人来追。
因为他们最大的底气,就是马!
有了马掌,更加上有了钉马掌的专家——曹一手在,就凭着这三十几匹马,不用换乘,就能把金人给拖死。
耶律不才是怎么被抓的?
就是因为耶律不才根本不知道马掌的秘密。
米花和米咕噜一边辨路,一边担心,就这样跑下去,早晚会被完颜萍给追上。
尽管现在大家的马速很快。
刚才,完颜萍追到马车边,专门停了一下,看看宗舒的马车里到底有什么。
手下告诉她,马车里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这一停之下,与宗舒等三十五人的距离又拉长了一些。
正待打马上前,宗舒却又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她。
完颜萍犹豫了,冲过去,还是停在原地观察?
如果冲上去,万一他们还有天雷地火怎么办?
双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子僵持下来。
完颜萍猜不透宗舒的用意。你不应该是仓皇逃走吗?反而在这里等着自己,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管他有没有阴谋,现在占人数优势的是自己!
神庭武神 笑賤賊
宗舒在这里耽误的时间越长,渤海骑兵就越有把握围过来。
不管能不能困住宗舒,最少可以试探一下宗舒是不是还有那种可怕的天雷地火。
渤海骑兵虽说也是金人的部队,但毕竟不是纯正的女直,他们最适合的,就是做炮灰。
用他们用消耗宗舒手中的天雷地火。
一旦将他们的武器耗光,自己就放心大胆地冲过去,拿住宗舒,将其降服。
宗舒一挥手,开始朝前奔。完颜萍马上跟着,与宗舒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宗舒停下来,完颜萍也停下来。
“我的小苹果,如果你舍不得我呢,就跟我走吧,不要羞羞答答的,你好好跟米花学学!”宗舒调戏道。
完颜萍看不出来宗舒到底何意,心中着急,渤海骑兵怎么这么慢?
宗舒慢悠悠在前面走着,忽然扯开嗓子唱了一首歌:
“姑娘啊姑娘啊,听我说句话,可不可以给我,QQ号码,可不可以给我,QQ号码?”
完颜弼听得大怒:“无耻宋狗,居然对我大金勃极烈无礼!”
“哪只金狗在瞎叫唤呢?”宗舒说道:“我对完颜萍无礼?我只不过唱首歌,开心一下而已。”
李少言直感叹佩服宗舒的脸皮之厚,黑天无月之下,当众调戏完颜萍,还死不承认!
李少言说道:“宗师,赶快抓住完颜萍,您找个没人的地方抠抠,好吗?”
嗯?QQ号码,让李少言听成了“抠抠好吗”,宗舒直接笑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