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一群白骨剑仆只敢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一个敢上前阻拦,此时,这位长生宫首席弟子脸上青筋暴露,浑身混沌之气流淌,谁敢上前送死!?
下一刻,萧惊羽单手抓着彭秀的头颅将其从柱子里拽了出来,嘴角带着轻蔑笑意:“差点忘了,姑娘可是堂堂的十里坡鬼王,在你那么多属下面前,我怎能让姑娘这么丢脸呢?那好吧,这就送你回你的王位上去!”
说着,彭秀的身躯倒飞出去,重重的撞在了自己的宝座之中,直撞得她神魂激荡,过了好几秒钟也没有回过神来,刚才萧惊羽这匆匆的两次出手,可不仅仅是让彭秀的肉身受到伤害,恐怕更多的是对她的灵魂造成的伤害。
“好了。”
萧惊羽拍拍手,笑道:“彭秀姑娘,可有什么想说的?”
彭秀这位十里坡鬼王被镇压得老老实实,哪里还有一点点脾气,苦兮兮的说道:“听凭公子发落,公子要彭秀自荐枕席便自荐枕席,要是嫌弃彭秀此刻的这份尊荣,那就作罢,一切……都听从公子做主便是,只是这只引魂灯,乃是彭秀本命炼化之物,实在是……”
“你再说一遍!”
萧惊羽猛然踏步向前一步,浑身杀气,气流瞬间就将大殿的顶部给掀飞了。
彭秀看着头顶星空,露出了无比苦涩的笑容,这一夜,不但引魂灯没了,恐怕就连十里坡这座她辛辛苦苦多年经营的根据也要被一扫而光了。
“引魂灯,拿去吧……”
不朽星 废稿三
彭秀缓缓伸手一推,顿时一道荧灿灿、碧绿色的引魂灯就这么脱离了她的手掌,笔直飘向了萧惊羽。
“哼,算你识相。”
萧惊羽单手抬起,遥遥掌控引魂灯,但就在引魂灯距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萧惊羽猛然神色剧变,低吼道:“你大胆!”
“啪”一声间,他手中折扇裹挟着混沌气息,直接将引魂灯拍开,就在这刹那间,引魂灯出现了一缕缕血红色丝线,宛若利箭般的转向萧惊羽的眉心,如果不是他出手及时,恐怕神魂就要被引魂灯给控制住了,而就在此时,引魂灯的后方,还有一道血色丝线与彭秀的指间连在一起。
“大胆鬼物,找死!”
萧惊羽一掠而起,五指张开,混沌气息疯狂爆发,瞬间就把彭秀与她的宝座一起压得下沉了下去,宝座瞬间化为齑粉,彭秀则被镇压得浑身喷血,已经真的变成了认不认、鬼不鬼的样子了,那只引魂灯更是被萧惊羽张手收入袖中。
十里坡,一败涂地。
“你好,你可真好啊!”
萧惊羽抓着彭秀的长发,将其提了起来,就像是提着一丛植株一样飞在半空中,冷笑道:“不愧是老子年轻时仰慕的女子,真就那么不太一样,若不是你这些年不断与那些书生在床榻上夜夜笙歌,或许老子现在还会那么喜欢你,可惜啊,你现在这一滩烂肉,千万人都尝过了,该不会以为老子还会对你念念不忘吧?”
彭秀看似已经奄奄一息,冷笑了一声,气息微弱的说道:“萧惊羽……别人眼中你是长生宫的年轻仙师,可在我彭秀的眼中,你不过是段无牙养的一条狗罢了,我彭秀虽然是鬼物,但此生都不会侍奉你这种卑贱小人,你才是……”
“哟?”
萧惊羽冷笑道:“听你这个意思还不服?也罢,老子现在不着急收拾你,倒是在收拾你之前,先把另一个碍眼的东西收拾掉再说!”
说着,他直接将彭秀扔进了已经稀碎的宝座之中,紧接着一跃而起,手臂笔直,一柄袖剑从袖子里一掠而过,寒光夺目,对着我的方向就是一道绝空剑气!
发现我了?
厉害的。
萧惊羽这一击看似又快又狠,不过在我眼里却显得慢了一拍,显然是境界碾压的结果,于是就在萧惊羽一剑劈出的瞬间,我也在旗杆上摇身一晃,笔直冲了出去,右拳一探,就这么裹挟着圣气轰在了他的剑气之上!
“蓬——”
剑气崩碎,而我则连拳头发麻都没有感觉到,这长生宫首席弟子好像也就不过如此。
“哦?”
萧惊羽顺势缓缓落向了大殿之中,脚踏地板的同时,将一缕缕细密的混沌之气也一起踏入了地底,抬头看着从天空之上缓缓落下的我,笑道:“看来,之前打败彭秀和狗头道人的人就是你吧?啧啧,明明拥有不俗的实力,身后还背负着一柄气息强横的仙剑,居然要打扮成游侠模样,老子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装蒜的狗东西了!”
“你讨不讨厌,很重要?”
我微微一笑,双手一抬,顿时黎明之刃、不息之风两柄匕首唰唰跳出鞘皮,准确的飞入了手中,同时浑身的永生境圣气不断攀升。
“怎么?”
萧惊羽歪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衣衫破烂,大片雪白肌肤露在外面的嫁衣女鬼彭秀,笑道:“莫非这位游侠朋友也想玩一玩这稀罕鬼物?既然如此的话,要不在下等一下?等你一番云雨了之后,我再动手与你厮杀?”
武斗大地 小红树
“不必,没兴趣。”
我摇摇头,十方火轮眼看着他脚下不断缔结完整的阵法,笑道:“你是想利用阵法,制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然后获得境界实力上的碾压优势,是这样吗?”
“说什么呢?”
萧惊羽单手摇晃折扇,颇为俊逸,笑道:“本公子要教你做人,还需要利用阵法?”
死不承认。
我轻笑一声:“没关系,让你结阵,不然我怕打得不过瘾。”
“哦?”
萧惊羽一扬眉,笑道:“那一会我好心让你知道你死字怎么写好了。”
“如你所愿。”
我双匕首一旋,身周一缕缕风暴激荡而起,同时一扬眉,看着十里坡大殿里一群瑟瑟发抖的白骨女剑修,道:“你们还不滚远点,等着在这里殉葬吗?!”
顿时,她们如临大赦,纷纷化为一道白光飞出了这座不啻于“鬼门关”的大殿,如果这些鬼物再死一次的话,那应该就是死透了。
……
“那个……”
忽地,一个身影出现在大殿一处破损墙壁的缝隙里,一头黑发,一身白衣,她的声音十分软腻,听着耳熟,再看到她这副“尊荣”,我立刻想起来是谁了,不禁皱眉道:“你这死鬼又来了,想干什么?”
她伸手戳了戳躺在地上彭秀的位置,道:“彭秀姐姐……我可以带走吗?”
原来,她是十里坡鬼王的下属,难怪会在那片区域里出现。
我皱了皱眉:“不准带,她今天可能走不掉了,你快点走!”
“可是……”
她泫然欲泣:“彭秀姐姐答应了我,只要我看护好白骨园,她就会带着我去一趟幽冥,见一眼爹娘,我……我想他们了……”
“嘁!”
萧惊羽一边暗中布阵,一边冷笑道:“你们这群鬼物早就已经错过了投胎的机会了,还想着去幽冥?去往地府的罡风就足够将没有鬼差保护的你们给绞碎了!你这个鬼物也真是天真,她彭秀不过是看在你浑身阴气纯粹的份上,让你帮她温养白骨园里的‘食物’罢了,哼,彭秀啊彭秀,你可真是无耻,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彭秀一双美目中透着幽怨。
我也瞥了萧惊羽一眼,道:“无脸鬼,别听她胡说八道,你快点走,你留在这里会死的。”
tf之小思绪为念你
“我能去哪儿?”
她的声音中透着茫然。
“那就去白骨园好了。”
“哦……”
她飘然而去。
“什么意思!?”无脸鬼走远之后,萧惊羽扬眉笑道:“为什么不让我揭穿彭秀的欺骗把戏?”
“彭秀做出这种事情确实无耻,但你说出来的话,也好不到哪去。”
“游侠前辈……”
彭秀强撑着身躯,缓缓抬头,道:“你跟她……之前认识吗?请……请前辈看在她的面子上……救我一命,彭秀愿意偿还……偿还一切……”
但她话音未落,我身后就有一道流光飞出,直接洞穿了她的眉心,顿时这位十里坡鬼王瞬间倒下,魂飞魄散而亡。
异界之打出个未来
“就这么杀了?”
萧惊羽一扬眉,笑道:“看起来,这位兄台也不是什么好人嘛,莫非是……同道中人?”
“你也配?”我笑问。
他嗤声一笑,不再说话。
我则问道:“还没布置好阵法吗?我有点不耐烦了。”
“就快了。”
他冷笑一声:“兄台这么急着送死吗?”
“那可不?”
我微微一笑,干脆双臂抱怀,坐在原地等他布置阵法。
……
“兄台。”
搞笑的上司 怀恋微笑
萧惊羽一边布阵,一边笑道:“容我猜猜兄台的心思,你之所以毫不留情的杀彭秀,是因为她利用了那只无脸鬼,之后被点破居然还以为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还想着利用她一次,从你这里得到宽恕,所以你觉得她是罪上加罪,必死之局,是吗?”
“嗯。”我点头。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只无脸鬼也是会害人的,她虽然拥有纯阴魂魄,但这些年来她是怎么活的?她就不汲取白骨园中的少许阳气吗?同样是恶,只不过彭秀的恶大了一点,无脸鬼的恶小了一些,你有什么资格裁定生死?”
他的笑容里充满了意味深长。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也笑了:“想乱我心境?看来,你的阵法已经布好了。”
“是的呢,之前早就布好了,只是觉得时机没到而已,现在看来,兄台心境一乱,这时机就没办法更好咯~~~”
“那就接招吧!”
江湖争霸 月夕阳
我猛然起身,“轰”的一声一道雪白光柱从天而降,提升到了永生境中期的巅峰水准,拳头周围涌动着一缕缕金色山海之力,就这么一拳轰了出去!
……
下一秒,刚刚缔结而出的阵法纷纷被震碎,拳头瞬间递到了萧惊羽的鼻子前。
“你他-妈……”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