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虽然罗兰在美国生活了将近十二年,手中握有的财富能让他跻身于金字塔尖的百分之一,但纽约这个全球第一大城市,对于他来说,还是非常陌生的。
他从未在这儿置办过地产,更没有在这儿注册过公司,甚至除了工作以外,他都不会主动光临这儿,正因如此,居住在这儿的富豪到底享受着何种生活?
末世重生:軍長大人,不許動
他根本就不明了。
那些传承百年的巨富家族到底用何装点门面?
这他就更不清楚了。
不过,曾经参观过罗纳德-佩雷尔曼在曼哈顿地产的他,倒是做好了金钱铺路的心理准备,毕竟,那个死光头的豪宅,可是能俯瞰整个纽约的。
当你眺望着曼哈顿城,凝视着那些为了生活而奔波忙碌的蝼蚁时,品尝早餐的心情,都会变得更加美好,而等你发现,坐在客厅里,还能通过高达四米的落地窗户遥望新泽西,只要伸出手掌就能将其全部囊括后,俯视众生的快意,更是能让人迷恋上头。
那种凌驾众生的感觉,能让你无法自拔。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磅礴,则能激起你的无限豪情。
让你不禁感慨——
“此生无憾!”
可等罗兰抱着充足的心理准备跟随罗纳德-佩雷尔曼一同乘车前往长岛后,进入高德曼家族地盘的他才发现,能被称之为财团的家族,和富豪的境界,那根本就不尽相同。
当富豪在追寻归属于自身的激情时,早已享受过那一切的财团已经归于平静。
在皇后区建起占地四百四十三英亩的欧式庭院,那特码的才是真正的财富象征。
维多利亚时代那繁复优雅的风格,让罗兰想起了之前陪老婆在欧洲度假时所参观的凡赛尔宫,几何式花园,处处都体现了对称美,代步用的南瓜马车,那就更是精致但不实用的代表了,而最令罗兰摇头的是,前行的过程中,道路右手边还有着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高尔夫球场,而左手边嘛,则是能眺望蓝天碧海,连绵不绝的海岸线。
森林、大海、山丘、田野……
当这些风格迥异的元素全都融于一体时,你是真的能在单一地点享受到所有风光。
而当所有的一切全都聚集于纽约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后……
那些价值上亿的高层豪宅,一瞬间就变成了鸽子笼。
迷醉不休?
万丈豪情?
别开玩笑了!
拳术天王
当你挤在忙碌的城市中,为了那一点点可怜的激情而吸收着过量的汽车尾气,品尝着浮华世界所带来的拥挤时,同处一地的财团家族,则在享受生活。
你或许会因为财富的增加而激动,但真正的财团呢?
他们根本就不明白,你这个为他们创造出巨大利益但只能获取一定回报的家伙,为什么会那么开心?明明只是身家高一点的打工人而已,和其他蝼蚁相比,又有多大区别?
没办法,谁让这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干活的人呢?
而当权和利都高度集中时,人才这种东西,就更不缺了。
因为他们想要平台,因为他们需要展现。
在他们渴望成功时,能给予他们成功象征的财团,其实已经赢了……
“这座城堡什么时候建的?”
望着那充满岁月痕迹的宅子,双手插兜的罗兰有些感慨。
“二十世纪初,一九零几年的时候。”
明白他在想些什么的罗纳德-佩雷尔曼笑着回答:“当时建的时候,花了一千一百多万,而是若按照现在的比例来算,最起码也得一点一个亿。
当然了,这并不包括土地的价值和其他附加物,纯粹只是从零到有将这儿建立起来所需要的开销罢了,而若是卖的话……
高德曼家族不可能卖。”
如此回答,令罗兰咧开了嘴,“你知道我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死光头乐呵呵的耸了耸肩,环顾四周,道:“因为所有来这儿的家伙,其实都问过相同的问题,我也一样,当然了,这并不是我们眼界不够,更不是我们心生羡慕,而是一代人和几代人的差距、新钱和老钱的差距。
这种差距,不是通过财富的积累就能够逾越的,因为产生差距的原因,是时间的沉淀。
你说生活在这儿的家伙掌握着大量的财富,这一点固然不假,但……
更多的时候,这种地方象征的其实是传承。
一代又一代人积累起的财富,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少,反而会以一定速度,不断增长,这种维护和运营,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也是所有来这儿的家伙感慨的真因。”
‘呦吼!’
罗兰向死光头投去了意外的眼神,“我觉得你可以去当哲学老师啊!
这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
有机会参观这儿的富豪不会去羡慕这些家族的财富,而是羡慕他们的传承?
女市长迷途沉沦:权斗(全本)
这个理论,真的很有深度啊!”
是的!罗兰觉得死光头说的挺有道理!
人一开始为什么想挣钱?
不就是想要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么?
而在美好之后呢?
東北野仙錄 午夜三驚
不就是想要让自己的子子孙孙不在受苦嘛!
可人活百年,无法掌控一切,后辈选择,谁又能提前决定?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让自己积累的财富不被不肖子孙败光,那才是这些家伙该思考的事情,而能扛过时间考验的家族,才算是真正的牛哔!
这么一想,罗兰顿时觉得,“我这一代才是最累的对吗?”
换做其他人,那当然是听不懂罗兰这种没头没尾的问话,但对于罗纳德-佩雷尔曼这个富二代又或者是富三代来说嘛,身边这个小朋友的野心,昭然若揭。
不过,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双手环抱,一脸坏笑的问道:“你真的只有二十几岁吗?在我的印象中,二十岁的家伙,根本就不会去考虑这个问题。”
如此反问,令罗兰摇了摇头。
他不想在这种看似无意义但实则有意义的问题上纠结过多。
因为很多东西,是永远都没法说的。
随着他的沉默,愈发接近的古堡也逐渐变得宏伟起来,由于视线的拉近,所以当城堡的联排窗户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璀璨琉璃般的光芒,给周围的绿地草坪铺上一层七彩的外衣时,乘车前行的他,也觉得自己散步在星光之中。
而等车辆停稳后,那主动上前拉开车门的白发老头更是让罗兰多瞧了几眼,笔挺的正装难掩他脸上的沧桑,但有神的眸子,却出卖了他内心的自豪。
“欢迎光临,艾伦先生,好久不见,佩雷尔曼先生。”一看就是管家的老者朝着二人笑着点头,做出一个请进的动作,“韦尔夫人和保尔森董事长已经到了。”
“Okay,那我们直接进去。”
罗纳德-佩雷尔曼冲着老熟人颔首示意,而罗兰嘛……
从表面上看,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迈开步子,跟着两人一同入宅,在前行的过程中,他更是和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流连于浮华的装饰,但他心里,却着实有些不满。
‘韦尔夫人和保尔森董事长?’
淑女当家
‘这一听就不是古根海姆、高德曼、萨克斯这三大家族里的成员啊!’
没错!
此刻的罗兰有些吃味!
在拥有三百亿财富的情况下,他竟然连这些老钱家族成员的面都见不到?
这特码的也太看不起人了吧?
当然了,这还不是重点!
真正令他难以理解的是,那些老钱家族的成员不出面也就算了,而这两个主动约他见面的打工人也敢这么敷衍?直接让管家带他们进去?
这这这……
这真的是狗仗人势!
一直以来,罗兰都觉得自己的脾气挺不错的。
能屈能伸,更是他的生存法则。
他从不在意别人是如何看待他的,因为和实打实的利益相比,这些东西根本就不重要。
但现在嘛,当他的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又或者说,在亲手将索尼这个庞然大物捏成柿饼后,他对外界的看法,就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亨利-拉姆菲尔德坑他时,他会愤怒;
被人忽略时,他会不满;
这种改变并不是他多了几分人情味儿,而是权力和财富的增加,让他觉得自己能够享受到更好的待遇。
但问题是,现实却一次又一次的告诉他,没有一个更好父亲的他,依旧得继续努力。
没办法……
生活,总是这么的残忍。
‘唉……’
罗兰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但等他跟着老管家穿过城堡走廊,进入这座百年古堡的会客厅时,正在那儿窃声对谈的二人,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虽然他没有认出身着黑色套裙的中年女子的身份,可坐在她身旁,陪她一同赏画的秃顶男子,他倒是认识。
那个戴着圆框眼镜打着领带的家伙,是现任的高盛董事长,未来的美国财政部长,而根据他对女性的态度来看嘛……
那个不姓古根海姆,也不姓高德曼,更不姓萨克斯的家伙,似乎还真是个老钱?
而在罗兰注视他们的同时,听到响动的两人也抬起了头,当他们发现客人已经抵达后,本还面无表情的脸上,瞬间就洋溢起了兴奋的笑容。
不仅如此,放下画卷的中年女子还主动和他们打起了招呼。
“Oh~罗兰~你终于来了~”
“Hi~罗纳德~我们一年多没见了?”
在中年女子起身迎接的同时,外界那个不可一世的高盛董事长却落后了半步,虽说举动并不明显,但正是因为他不显山不露水,所以更能证明,眼前的女子,才是Boss。
而如果仅仅只是这些,那也就算了,当四人相交,罗兰准备伸手和中年女士轻轻一握,尽到礼数时,陪在他身边的那个死光头却又后退了半步,抢先介绍道——
將臣
“罗兰,这位是韦尔夫人,卡罗尔-韦尔。”
‘What?’
如此情形,令罗兰诧异无比。
如果说他之前还在对这些人不出门迎接的行为表示不满,那么现在,他则是对这些家伙的身份产生怀疑了,这个中年女性真的是个非常牛哔的家伙嘛?有必要这么示好吗?
介绍的时候只介绍她一个人?
直接就把身边的高盛董事长给忘记了?
剑傲苍穹 星空独者
握草!
这是真有些过分啊!
更过分的是……
光听一个名字,他也认不出对方啊!
可就在罗兰本能伸手,宛若走程序一般想要和她相触即分时,这个叫做卡罗尔-韦尔的家伙,却笑着帮他解围,“Oh!罗纳德!有你这样介绍人的吗?
我又不是罗兰这样的大明星,你光说我的名字,他又怎么可能认得我?”
虽说卡罗尔-韦尔的声线非常平缓,并没有责备的意思,但当罗纳德-佩雷尔曼听到这类似于斥责的话语后,他顿时就笑着点头,主动接锅,“Oh,夫人,这的确是我的问题。”
“这当然是你的问题。”卡罗尔-韦尔扬了扬眉,似乎非常喜欢死光头的态度。
他们之间的一唱一和,也令罗兰眉头微蹙。
因为这么一弄后,他就更不清楚这个中年女性的底细了。
而就在他琢磨着,这个看起来比罗纳德-佩雷尔曼要小,比亨利-保尔森也小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时,握着他手没放的中年妇人又将自己的视线从罗纳德-佩雷尔曼的身上挪了过来,没有礼貌的落在了罗兰的身上。
不仅如此,那毫不遮掩的上下打量,更是让罗兰觉得有些奇怪,可就在他想要收回胳膊之际,这个身份神秘的家伙忽然笑了起来,鲜艳的红唇勾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让那留有岁月痕迹的右面颊,挤出了一个酒窝。
“罗兰?”约摸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笑露贝齿。
“Yeah,夫人。”罗兰点了点头,没话找话,“我们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此话一出,对方岂能不知罗兰的意思?
松手的同时,她还含笑回道:“是的,我们第一次见面,但……
我们其实也不是第一次见面。”
‘What?’
这种答案弄得罗兰有些纳闷,“那么,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
由于对方的行为实在是太奇怪了,所以罗兰也没管那么多,在表示自己记忆可能出现问题的同时,也扭头朝着身旁的罗纳德-佩雷尔曼看了一眼。
只可惜,死光头并没有给他答案。
不过幸好,那名被他们称之为夫人的家伙,并没有继续和他打着哑谜。
“对,我们之前见过。”卡罗尔-韦尔笑着承认。
“哪里?”罗兰不装了。
“银幕上。”卡罗尔-韦尔一本正经的说道:“《泰坦尼克号》。”
‘握草!这什么鬼?’
当罗兰发现,卡罗尔-韦尔所说的遇见,是影院观影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霸道总裁的高冷娇妻 鸡屁先生
在某个瞬间,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疑似老钱的家伙,在寻自己开心!
‘我们曾经见过?’
‘哪里见过?’
‘电影院里!’
‘???’
如果这种见面也算见面,那他岂不是抱着一个妹子的照片睡觉,那都能称之为我们睡过?
那这样的话,别说一夜七次了,就算是七十次,七百次,七千次都没问题啊!
重点是——
如果这样都算睡过的话!
那新恒结衣不就真的是我老婆了?
疯狂1984
这尼玛就离谱!
‘这家伙的脑子绝对坏掉了!’
罗兰忽然觉得,这种用餐式的谈判,可能还没正儿八经的在公司里谈来的效率。
可正当他转动脑筋,想要找个说辞赞美对方的玩笑时,已经看出他不信的卡罗尔-韦尔倒是笑了起来,摇头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Oh!我可是认真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卡罗尔-韦尔,全名卡罗尔-塞利格曼-古根海姆-韦尔。”
‘握草!’
这个名字一出,罗兰顿时觉得之前是自己疯了。
因为眼前这个改名换姓的家伙,是塞利格曼和古根海姆这两家的人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还真的能通过《泰坦尼克号》瞧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