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三十不回頭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不回頭
一小时后,陈风终于将白灵儿送回了领海万峰别墅,谢绝了对方的邀请,他独自驱车回家。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夜,虽然嘴上无所谓,可陈风深知这个阶段过早地树立强敌并非好事,何况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还有一个同样体量的南宫家,还有一条隐藏背后的毒蛇。
车子平稳地开着,因为太闷,陈风边开车边抽烟,吹着冷风,清醒一下头脑。
沙塵暴 唐達天著
此时已是深冬,距离春节不足两个月,江城的冬天虽不像北方飘雪连连,可因为滨临海边,又不兴暖气,空气异常湿冷,冷风中夹杂着浓浓的水汽,咋一吹冷得陈风瑟瑟发抖。
陈风禁不住打了个哆嗦,扔掉烟蒂又摇上车窗,没有了冷风吹佛的空间瞬间暖和了起来。
“真不知道那些女的怎么受得了,大冬天还能露出大白腿,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
陈风吐槽了一句。
突然,在路过滨海大桥时,一辆酒红色的玛莎拉蒂从陈风身边呼啸而过,伴随着红色的旋风一般,渐渐地消失在陈风的视线内。
“玛莎拉蒂?酒红色?”
魔法之晶核時代 銳金旗
陈风嘟囔一句,心头浮起疑问:“白灵儿?这么晚她去哪里?可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难道出事了?”
一系列疑问在陈风脑海一闪而过,他不再迟疑,一脚加大了油门跟了上去。
此刻已近零点,滨海大道人影都没一个,安静地很,汽车狂奔的轰鸣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陈风一路狂奔,足足追了十几分钟,才在滨海大道中段再次看到了那辆酒红色的玛莎拉蒂,远远的只看到车身轮廓,看不到具体车牌。
“小样,明明看到我了,还故意加速。”
陈风微微一笑,再次加大了油门窜了上去。
可玛莎拉蒂似乎故意在跟陈风玩游戏,一旦陈风接近,玛莎拉蒂就猛然加速,等到感觉距离有些远了,它又缓缓降速等着陈风。
“搞什么啊?这么晚开这么快,有意思吗?”
陈风不耐烦地发了句牢骚,拿起手机按下了白灵儿的手机号码。
我的粉絲是鬼神 憂郁的小魚
“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手机屏上的号码一直跳动着,过了一会话筒里发出了移动机器人的声音。
陈风眼见着前车依旧乐此不疲地玩着游戏,他越想越恼火,边开车边继续拨打,可接连几次都是无法接通。
“艹。”
陈风气得将手机往座椅上一扔,不再犹豫,直接加快了速度。
这一次陈风追得很猛,而玛莎拉蒂似乎也察觉到压力,不敢再随意降速,而是沿着滨海大道一路奔袭,紧接着在滨海大道尽头来了个急速转弯,调转车头往江城内环高速驶去。
星海戰皇 暗獄領主
复仇冷公主的邪魅酷王子 紫晴梦
对方的行为十分诡异,此时陈风心里已有些怀疑,他猜测对方不一定是白灵儿,可为什么要驾驶跟白灵儿一摸一样的车子来吸引自己?对方究竟目的何在?
陈风想不通答案。
眼见着玛莎拉蒂一直跟自己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好奇心驱使,陈风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追上去一查究竟。
想通了也就没什么好纠结,陈风继续加速追了上去。
玛莎拉蒂并未走远,在环城高速转了一下,紧接着就转入市内。
陈风一路尾随,紧紧跟着,可在出了内环高速后,随着往来车辆的增多,玛莎拉蒂突然消失了,一时间陈风也找不到对方身影。
“靠,跑哪去了。”
陈风叨囔一句,开始放缓车速,边开边找。
几分钟后,陈风终于在距离内环高速收费站不远处的酒吧街路口找到了玛莎拉蒂,只是此时车子稳稳地停靠在路边,车里一个人也没有。
陈风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他下了车,上前摸了摸玛莎拉蒂的车前盖,热乎乎的,显然车子刚停下不久,而车子停靠的位置,不远处恰恰就是一家名为“等你邂逅”的酒吧。
“NGM88。”
陈风在车前瞄了一眼车牌,努力回想了一下,似乎白灵儿的车牌不是这个,但又好像自己压根就没注意过对方的车牌。
“妈的,既来之则安之。”
陈风呸了一声,抬起脚步朝着酒吧就迈了进去。
付了钱,买了票,陈风咬着烟嘴在服务员的指引下缓缓走进酒吧。
一踏进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瞬间捶打着陈风的心脏,砰砰砰的一阵狂砸,跟外面寂静的环境简直两个世界。
酒吧很大,一边是热闹非凡的舞池,一边是优雅整洁的小包间。
舞池里挤满了人,一个个男男女女在动感音乐的节拍下,不断地扭动着身姿,摇晃着脑袋,场面混乱,简直就是群魔乱舞。
陈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四下环视了一圈,确认还是没有白灵儿的身影,他掏出手机想再试一试,可发现自己手机屏幕上的信号居然一格都没有,他也就放弃了。
“一杯清水。”
天灵路
陈风晃晃悠悠来到吧台前,掏出烟含在嘴里,随口对着酒吧说了一声。
他背靠着吧台,悠闲地抽着烟,左顾右盼,可瞄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发现一个认识的,再次转身时,发现酒保正诧异地盯着自己,满脸的疑惑不解。
“先生,您喝点什么酒?刚没听清。”
末道天尊 情殇孤月
酒吧很客气地对着陈风问了一句。
“清水啊,不可以吗?”
陈风边呼出白烟重复了一句。
“清水?”
酒保有些不解,再次问道:“先生,您不试试我们这的鸡尾酒吗?挺不错的。”
陈风自然知道对方意思,也不废话,直接从钱包取出几百块往台上一扔,重复道:“一杯清水,谢谢。”
酒保先是一愣,紧接着笑着将钱收了起来,很快就给陈风递过来一杯清水。
“什么玩意!”
陈风接过水,撅起鼻子嫌弃一句,咕咚咕咚将水一口喝完。
“酒吧,再来一杯。”
天气干燥,加上抽烟,陈风此时早就口干唇燥,忍不住多要了两杯。
“来酒吧喝什么水啊?喝这个吧,我请。”
没等到酒保的清水,倒是一瓶棕褐色的洋酒摆在了陈风面前,伴随而来的是一声娇媚轻柔的声音,以及扑鼻而来的淡淡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