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八個姐姐國色天香
小說推薦我的八個姐姐國色天香
谭永年被周小龙这一巴掌给彻底打蒙了,数十秒才反应过来,然后捂着疼痛的脸大骂道:
“好你个乡巴佬,你竟然敢打我?告诉你,在红海集团打我,你死定了。来人啊,把他给我捉住,我要狠狠地弄死他。”
“可是谭主管,他说是来找我们朱老板的,要不我进去通报一声?”
“怎么了?我的话也不听了是吧?信不信我跟人事部的主管说一声,叫他立马开除了你?”谭永年一脸嚣张地威胁道。
“这……”
“这什么这?想要在这里继续干下去就听我的,立马把他给我捉住,不然,哼,你就等着被炒鱿鱼吧。”
“是谁在外面大吵大闹啊?”
就在这个时候,朱老二刚好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听到了外面有声音,然后便走出来好奇地问道。
“朱老板,你好,是这个乡巴佬在外面红海大门口这里做违法的事情,我正在叫保安把他赶出去呢。”
谭永年见是老板朱老二出来后,便低着头故意汇报道。
周小龙看到朱老二出现了,嘴角淡淡一笑,然后双手交叉在胸前,打算好好看戏。
“你刚刚把他叫什么来着?”
“朱老板,他就是一个乡巴佬,我早些年就认识他了,他经常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现在出现在我们广场的办公室附近,想必一定是做违法的事情,所以为了我们公司的安全着想,我正叫保安赶他出去。”谭永年继续低着头汇报道。
就在他以为朱老二一定会听信自己的汇报,然后叫保安把周小龙赶出去的时候,朱老二拿起保安的一根电棍,直接就是一棍子打了过去。
“混账东西,你敢说他是乡巴佬,你敢说他是违法份子,我看你是活腻了。来人啊,把他给我拖出去,从此开除,永不录用。”
打完之后,朱老二狠狠地骂道。
“啊!这……”
天行健
谭永年简直是一脸的懵逼,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周小龙不是乡下来的大学生吗?怎么会和自己的老板认识?要知道自己的老板那可是好几十亿身家的人啊!
撿個殺手總裁老婆
而且就算认识也不至于为此开除了自己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千万别开除我。求你了,朱老板,我知道错了。是我一时糊涂。所以才会冒犯了你的朋友,但是我罪不至开除啊。”
战国之平手物语 落木寂无声
知道踢到“钉子”的谭永年,立马跪在地上连连地磕头求饶着,刚刚那嚣张跋扈的气焰早就化为了灰烬。
“表叔,救我,我是永年啊。快出来帮我向朱老板求情。”
见朱老二还没有原谅他的意思,谭永年便向办公室内大声地喊着。
红海集团的经理黄杰是谭永年的表叔,他当初之所以能够进来红海集团做营业部的主管,就是黄杰的关系所致。
黄杰在红海集团工作了三十年,可谓是红海集团的大功臣。所以他相信,只要自己的表叔黄杰开口帮忙求情,朱老二就一定会原谅自己,至少能够保住这一份工作。
正在办公室的黄杰听到了自己表侄子的呼叫后,便立马放下手中的活,然后走了出来。
“朱老板,这个事情是我表侄子永年的错,但是看在他也确实不知道周先生你的朋友的份上,我看就给他一次机会吧。你看如何呢?”
在了解的事情的大概之后,黄杰也果真为谭永年求情着。
“是啊!朱老板,你就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谭永年也继续连连磕头道。
“永年,还不快点也给朱老板的朋友周先生道歉。”黄杰机灵地吩咐道。
“是是是!周先生,刚刚都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还希望你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了我这么一回。”
谭永年这个时候也顾不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先保住自己的工作重要。所以使劲地磕在了周小龙的面前。
“好了,别在这里演戏了。你以为拿你表叔出来就可以威胁我了是吗?还有,你刚刚在我面前大声地喊你表叔来救场是什么意思?不把我朱老板放在眼里?”朱老二冷冷地说道。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
“是啊!朱老板,永年这个人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就是性格冲动了一点,但是人品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你看他刚刚已经磕头认错了,这个事情就算了吧。等到下次他再犯这样的错误,我绝对不会姑息他。”黄杰也继续帮忙求情着。
黄杰对于红海集团有着不小的功劳,他自信只要自己开口帮忙求情,朱老二就一定会给面子,然后饶过谭永年一回。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次得罪的人和其他人压根就无法比。
流氓惹火公主 米琪
作为朱雀门的副门主的朱老二心里面很清楚周小龙是何等身份,堂堂的战神之弟,又是朱雀门的门主,自己的上级领导。
管你黄杰以前有过多少功劳,得罪了这样的人物,朱老二都不敢给他任何的薄面。
于是,朱老二冷冷地说道:“黄杰,你这是在替我做主吗?还是说威胁我?”
“这…….”
黄杰顿时就哑口无言了起来。
平时,他也帮其他人在朱老二面前求情过,可是每次朱老二都会给自己一些面子。可是如今却为何会变得如此铁面冷酷了?
“不必多说了,必须要开除他。还有,以后周先生来找我,谁还敢冒犯他的话,结局就和谭永年一样。包括你,黄杰,你自己耗子尾汁。”朱老二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
弑王煞凤:草包七小姐
長生之愛 花澤殤
黄杰脸色十分的尴尬难看,却又无可奈何。毕竟在这里,他不过是一个经理,上面比他大的人还大有人在,红海集团也不是非他不可。如果他继续幻想靠着在红海集团做了三十年的资历继续向谭永年求情的话,估计也是自找苦吃。
所以,他只能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不敢再帮谭永年求情。
“啊!不要这样对我,不要开除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要开除我,不要啊……”
谭永年在一脸挣扎中被几个保安给直接拉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