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主身在青山内修行,分身在洪荒中寻宝。
陈六合感觉现在自己整个人都巴适的很。
尤其是主身哪里,鸿钧那个烦叨的老帮菜还有老子、昊天那些跟屁虫都消失了。
他终于可以开始自己的闭关生涯了。
这次说什么也要更进一步再出关,要不然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
不对,不到无敌他是不会出来的。
想到这里,陈六合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无敌,不出关,这是既是他的理念,也是他的信仰。
至于分身这边……
看着自己面前的多宝,陈六合先是叹息了一声,随后缓缓的舒展开了眉头。
算了,分身这里没有大阵的加持,并没有圣人的修为。
有一个小跟班,就有一个小跟班吧。
至少在安全上面有了些保障,多宝再怎么说也是截教的大弟子,同时也是未来的佛头,修为还是不弱的。
而且在生活上的一些杂活,不用他干了,就像是现在……
“前辈您吃想老一点的,还是嫩一点的?”
就在陈六合分身这里看着多宝思绪一阵纷飞的时候,多宝忽然回过了头来,满是笑意的看着陈六合说道。
“流黄的!”
这一刻的陈六合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直接脱口而出说道。
煎蛋这种东西,当然是流黄的更好吃了。
这就像是豆腐脑,必须要咸的一样。
甜咸之争,他必站咸队。
“是,前辈!”
另一边,多宝听到陈六合这句话之后则是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将刚下入锅中的鸡蛋给夹了出来。
随后一道灵力扫出,瞬间将面前的煎锅给刷了个干净。
下一刻又是一个鸡蛋被他打入了锅中。
只不过这次,比上一次的时间更长一点,调料也是放的更多一点。
毕竟这个是他自己吃的。
其实说心里话,他还是比较喜欢吃全熟的鸡蛋。
按照前辈说的,那好像是叫做焦边儿。
至于刚才陈六合心中所想的豆腐脑,他也是知道的。
对于甜咸之争,他毫无意外的也是站咸队。
甜的豆腐脑那能叫豆腐脑吗?
这段时间,多宝在陈六合的身边,除了一起探寻洪荒之中的宝物,其实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当然与其说是学,其实倒不如说是,陈六合强制教给他的。
女监男警 毛毛大师
比如像现在这样的做饭、煲汤,一会的刷碗、沏茶。
当然还有打造锅具这样的事情,现在多宝不敢说是洪荒第一,但是也算的上是样样精通。
虽然多宝也不知道自己做这些小事情,到底有什么用处。
但是管他呢,事实的经验告诉他,凡事听前辈的准没错。
就像是之前他不知道收徒弟有什么用,现在他知道了。
要不是陈六合一直没开口让他收徒弟,现在多宝都想广收门徒了。
他对之前那两本经书的感悟又有了不少新的感悟。
想到这里,多宝将身边其余的菜品也是一同端了上去。
没错,除了煎蛋之外,他刚才还做了不少的菜品。
按照陈六合前辈说的,这是什么锻炼心性。
锻没锻炼到他也不知道,他也不管,反正前辈说的他做就行了。
“前辈菜都齐了。”
当炒完最后一道菜的时候,多宝对着远处的陈六合低声的说道。
“知道了!”
陈六合听到这句话之后抬头看见桌子上的菜品之后,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心想有个小跟班,看起来也不错。
让未来的佛头给自己做饭,估计整个洪荒之中也没谁有这样的待遇吧。
想到了这里,陈六合微微一笑。
心想自己这个行为,也算是洪荒之中独一份的了。
“咳咳,多宝这就是你的修行,现在看起来,你的修行成果还是不错的,就是这个汤稍微有点咸了。”
“是,前辈。我下次一定改进。”
吃饭的时候,陈六合还不忘记着重“表扬”一顿多宝。
要是外人看见这样的场景,一定会斥责陈六合无耻,这哪里是什么修行,明明就是把多宝当成工具人用了。
这是在骗取非法劳动力,就是欺负多宝不聪明。
但是陈六合并不感觉自己这是在骗多宝,虽然多宝的确不是很聪明。
在他看来。一日三餐,屙屎拉尿皆是修行,于小事得道,于小人成佛。
生活中点点滴滴都是修道,自己让多宝做饭干活怎么能是骗呢。
他这是发扬大无畏的精神,把自己的修行的机会让给了多宝啊。
想到了这里,陈六合觉得自己太伟大了,圣人心智也不过如此。
不对,自己可比鸿钧那样的老帮菜善良多了。
那个老东西的行为,才是真正的坑徒弟呢。
要不然怎么会有封神大劫这件事情。
自己这是在帮助多宝,自己这是在积德行善。
念及至此,陈六合又是忍不住的多吃了两碗大米饭。
不过该说不说,多宝这饭做的确实不错。
比之前那几天的手艺,实在是进步了太多了。
要是放在后世,那肯定是某轮胎店的星级厨师。
在陈六合看来,天材地宝那些东西,就算再珍贵、再奇妙,也没有这些人间烟火的饭菜来的香。
当然也并不是说天材地宝不重要。
要是现在有天材地宝出现,他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咳咳,多宝…….”
恶魔总裁 请温柔
吃完饭之后,陈六合轻轻咳嗽了一下,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多宝。
宠妻入骨:boss请矜持
“明白了前辈。”
还不等陈六合说话,多宝那里就像是受到了信号一样直接站了起来,将面前的这些东西都是给收了下去。
眨眼间的功夫,这些锅碗瓢盆还有剩饭剩菜都是被收走了,随后是一整套玄色的茶具,出现在了陈六合的面前。
虽然这套没有在青山之中的那套茶具来的惊艳,但是放在这洪荒大世界之中,也算是不可多得的东西。
毕竟青山之中的那套茶具,可是由准提道人的法器改造而成的。
那是圣人的本命武器。
洪荒之中除了陈六合这么骚包,估计很难有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
当然就算想做,也不一定有那个实力。
毕竟遇见那样的宝物,大家往日里供着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做这种东西呢。
再说这样的东西,轻易也是遇不见的。
……
高山之巅,陈六合看了眼面前的多宝,独自的抿了一口茶水。
而多宝则是坐在陈六合的对面,专心的看着茶炉。
没办法,这也是前辈口中的修行。
场面一时间变得安静无比。
“多宝最近有没有什么新的感悟。”
下一刻,陈六合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将目光看向了多宝,满是笑意的问道。
“我…….”
本来专心看火的多宝,听到陈六合的这句话之后,瞬间愣在了当场。
最近的感悟…..
他其实特别想说,最近修为上好像没什么感悟,但是他感觉自己的饭的手艺,越来越好吃了。
而且这个感悟十分的明显。
要不然今天也不至于刷这么多的盘子。
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说,除非他想被暴打一顿。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多宝感觉自己随时都有可能会被陈六合前辈揍一顿。
这种感觉来的一点理由都没有,似乎陈六合打他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这让他十分的不舒服,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
诸天求道士 安平慕道
“回前辈,是有一点感悟。”
思索了半晌之后,多宝鼓起勇气看着陈六合说道。
没办法要是说一点感悟都没有,好像有点丢脸。
多宝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怎么会蹦出来这么个想法。
“啊?”
这一次,则是轮道陈六合意外了。
他刚才就是就是太无聊了,随便张嘴问问,没想到多宝这里还真有感悟了?
做饭能有什么感悟啊。
难不成变成了食神?
或者知道了人人都是是食神?
盛寵有毒:總裁的絕密情人
約見都市
想到了这里,陈六合猛地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想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食神明明是唐牛。
“咳咳…….”
下一刻陈六合将手中的茶盏放了下去,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说道:“那个多宝你…..你说一下自己有什么感悟。”
陈六合现在也是有点好奇,多宝究竟是领悟了什么东西。
“这…..”
另一边,看着一脸认真的陈六合,多宝则是瞬间皱起了眉头。
他刚才其实也就是那么随便一说的,前辈问这么详细干什么。
难不成自己猜对了,前辈是真的想打自己?
想到这里,多宝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可怜。
他每天都做这么长时间的饭,那里有什么时间修炼感悟啊。
虽然前辈说做饭、泡茶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但是他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没有感觉啊。
感悟这个东西……
也是看机缘的好不好。
“额…….”
下一刻,多宝看着面前的陈六合,开始沉吟了起来。
至于沉吟的原因。
无他。实在是因为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总不能实话实说吧。
而陈六合看着一脸认真的多宝,也是紧张了起来。
心想难不成这小子是感悟太多了,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不会吧?
不会真的有人光是做饭,就能产生了一大堆感悟吧?
盛世甜婚:时爷的心尖宠妻 祝九卿.
多宝这天分,是不是强的有点过分了。
等等,多宝好像是未来的佛头。
当陈六合想到多宝以后会是佛头的时候,忽然就释然了一点。
心想未来佛门的老大,有这个悟性,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
末世之批发救世主 行道迟迟
毕竟以后那可是西方的头号老大。
想到这里之后,陈六合将目光死死的盯在了多宝的身上。
“我…….”
另一边的多宝,看着陈六合满是期待的眼神,瞬间蔫了。
现在他有点后悔,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装大尾巴狼。
老实的说自己没有什么感悟不就行了。
现在好了。
他现在说自己没有感悟,前辈还会信吗?
估计八成是不会信了。
别说前辈不信,连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没有感悟你刚才说有,这不是明显逗闷子呢吗。
真要是那么说的话,没准还会让前辈误会自己是在藏私什么,不愿意说出来。
想到这里,多宝身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今天这顿打他好像是逃不掉了。
“那个前辈,我的感悟其实不多,大概就是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这一刻多宝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干脆把自己前些时日,新领悟的经书内容说一遍。
反正这也是自己领悟出来的,虽然驴唇不对马嘴,但是总比说什么都没有来的强。
“这…….”
而陈六合听到这里的时候,则是直接愣住了。
这也行?
现在他一心想的都是多宝这小子,不愧是未来的佛头,连做饭都能领悟到佛经的内容。
好家伙,他就直接好家伙了。
只不过领悟这意思,好像和做饭的内容差的有点远,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思考到这里的时候,陈六合猛地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又不是和尚,想这么佛经的内容多干什么啊。
要是他真的明白了,那才出事了呢。
“好了,我知道了……”
下一刻陈六合急忙的说道。
他看着多宝那个神态,似乎有一直说下去的样子。
对方想说,他现在可不想听下去了。
这些云山雾里的东西,他之前和鸿钧那个老东西讲了那么长时间。
要是多宝这里再说那么长时间,他非要吐了不可。
“是前辈!”
陈六合说完这句话之后,多宝也很快的的闭上自己了自己嘴。
因为但凡再往下说半分钟,他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没办法,实在是编不下去了,自己的之前的领悟都说完了。
“前辈您有什么指导吗?”
半晌之后,多宝试探性的看着陈六合说道,心想这要是再不行的话,那他甘愿挨揍了。
念念流年纠缠不 悦悦流年
江山无画
就当做是对自己不诚实的惩罚了。
“挺好的。”
而陈六合听到多宝在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则是急忙的回答道。
他发誓以后再也不问多宝这种愚蠢的问题了。
“前辈……”
“多宝把东西都收拾起来吧,我们去下一个地方。”
看着多宝还有说话的意思,陈六合连忙站起身来说道。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