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臨諸天
小說推薦星臨諸天
知道了敌人的真实身份,秦烽心神沉静下来,自从踏足虫族文明的领地以来,这还是自己头一回遭遇母皇层次的虫族强者,既然能够拥有帝星境层次的王虫近卫,想来它本体的实力绝不会低于这个境界。
当然,大多数母皇并不以单体战斗力见长,它们的能力主要体现在调制、孵化诸多强大虫族兵种方面,基本不需要亲自下场厮杀征战,每一头母皇出巡时,身边都会有着海量的虫族军团随行拱卫,绝不可能有落单的情况出现。
離婚強制令,總裁別鬧
所以母皇们通常是最难杀的虫族个体,人族联盟早年想要抓捕一些虫族母皇进行科学研究,都得出动大批精锐舰队与强者,耗费难以想象的代价,还不一定能够得偿所愿。
因为母皇们并不缺乏保命的手段,在战局明显不利时,完全可以提前退出战场,不少性情刚烈的母皇宁可自-爆,也绝不会任由自己活着落到人族强者手里。
在阵营战争中,如果谁能够活捉一头母皇俘虏,不论是什么级别的母皇,极星联盟最高统帅部都会不吝给予丰厚的军功奖励,可见它们的价值之高。
能量潮汐涌动间,秦烽右手擎出裂空断鈅戟,迎上了那六头王虫近卫,同时全力催动太清两仪钟封禁周围虚空,防止那头蛰伏在星球深处的金古母皇寻机逃脱。
前妻撩人:老公,逼婚无效
秦烽随手一点,一缕凝练到了极致的戟影在虚空中倏忽即逝,破空而至,出现在其中一头虫王近卫面前,修为高强的它敏锐地察觉到了危机临近,间不容发之际居然挡了下来。
剩下的五头王虫近卫默契地包抄,彼此的能量力场融为一体,企图形成围杀之势,将这个胆大妄为的人类强者格杀,然后将他的尸体交予母皇陛下进行改造,部族里很快就会多出一头新的强大虫人傀儡了。
一道接一道的化身自秦烽体内浮现,前后足足有七道化身出手,各使兵器分头抵挡住王虫近卫们的攻势。
秦烽无意和它们过多纠缠,本体身影闪烁间出现在一头虫王近卫的背后,挥舞战戟直刺而下。
那头虫王近卫不由大惊,手忙脚乱之间,勉强挡下秦烽的致命一击,还不等它回过气来反击,秦烽又闪现在它头顶,战戟挟着滚滚雷霆之势贯穿而至。
太妹的青春 不如自由
在太清两仪钟的领域内,秦烽及其化身可以随心所欲地破空瞬移,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而虫王近卫们必须得分出很大一部分力量才能扛住这件上品神器的压力,因此即便是一对六的状态下,它们都难以占到上风,何况现在已经没有数量优势。
“嗷吼~”
吃痛的虫王近卫发出难听的惨叫,头顶的复眼中闪烁着凶厉之光,半边头颅被锋锐无匹的戟刃生生切了下来。不过虫族强者的身体结构迥异于人类,这种对人族足以致命的伤势,于它而言并不算太严重的创伤。
当然秦烽已经不会给它任何逃生的机会,领域禁锢之力陡然加强,使得它的动作刹那间凝滞了一瞬,旋即裂空断鈅戟卷缠而上,再度切入它的虫躯。
虫王近卫陡然爆发出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号叫,喷洒的鲜血在空中划出触目惊心的轨迹,强横无比的虫躯被战戟几乎切成了两段,只剩下一点表皮组织勉强相连。
黃泉幽夢
“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乖乖地为我贡献本源吧!”
秦烽说着,裂空断鈅戟迸发出千百道戟影,将它切割得七零八落,星舰虚影浮现,将它径直卷走。
身后传来惊怒交加的咆哮,剩下五头虫王近卫想要甩开化身们的围攻赶过来救援,只是终究迟了一步,秦烽的身影早已淡去,让它们蓄尽全力的一击落在了空处。
电光火石间,杀机凛冽的战戟又出现在一头虫王近卫的背后,在两道化身的配合辅助下,不由分说将它击杀,依旧被星舰虚影卷走。
原亂 麟燃
连续失去两个同伴,剩下的四头王虫近卫仅仅支持了不足十息时间,就被秦烽和化身们尽数收拾掉。
这种帝星境巅峰的祭品,又是初次出现的虫族强者,因此每头虫王近卫的尸体被献祭后,足足可以反馈回来三千多亿单位本源精华。
连续六头虫王近卫殒命,隐匿在星球海洋深处的金古母皇终于沉不住气了,这种级别的虫族强者孵化成长不易,每一头虫王近卫的诞生、都会消耗巨量的珍贵资源,且存在不小的失败风险,是以就连祂都免不了肉疼。
海面上泛起滔天巨浪,一道恐怖的气息自深海中腾空而起,直冲同步轨道。
“适可而止吧,卑鄙无耻的人类!”
一道强横的精神波动传递过来,充满灵动、睿智的韵味:“不要再杀戮我的孩子们了,速速退去,各自相安无事,否则你就准备永远留在这里吧!”
秦烽摇摇头:“退去是不可能的,我倒想请你去我的国度做客,顺便见识一下虫族母皇的基因有何神奇之处,不如这就跟我走如何?”
“狂妄无知的人类,不知死活!”
金古母皇怒哼一声,精神威压陡然增强了十余倍,排斥开太清两仪钟的压制,与秦烽的神魂领域狠狠对撞一记,虚空中陡然卷起一阵狂暴无比的能量潮汐,所有的虫族强者忙不迭地避得远远的。
秦烽狼狈不堪的身影浮现,五官中都渗出斑驳血迹,用力晃了晃脑袋,抓出一把鸿蒙大道金丹塞进嘴里,萎靡的气息飞快地回升。
金古母皇的实力,比他事先估计的还要强横不少,已是天星境圆满,随时有可能突破到圣星境层次,尤其是祂的能量储备异乎寻常地雄厚,纯粹拼消耗的话,自己明显不是祂的对手。
誤嫁妖孽世子 七殤八夏
“这只是个小小的教训而已,”
翻天 聖騎士的傳說
金古母皇冷冷地道:“最后给你一次警告,立刻离开我的领地,否则你就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甜世密恋
秦烽心里微动,虫族的母皇都是出了名的蛮横、贪婪无度,怎么此番在明显占据上风的情况下,却会如此好说话?
他呵呵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在离开之前,我想参观一下你的母巢基地,顺便拿点感兴趣的宝贝,有问题吗?”
金古母皇怒极而笑:“果然是不知好歹、贪得无厌的低等种族!既然如此,你就永远地留下来吧,我正好缺一头高规格的虫人试验体,不如就拿你充数好了。”
交流间,星球表面的惊涛骇浪再度暴涨,数千米的滔天巨浪一重连着一重,滚滚黑色云气中,一头体长三千余米、形如毒蝎的巨大虫族缓缓自深海之中浮现,暗红色的虫躯上满是金色斑点,重重瑰丽的磁光环绕着祂,令人窒息的威压扑面而来。
在祂的周围,还有多达九头帝星境巅峰层次的王虫近卫,控星境、命星境层次的近卫更是数以千百计。
极品小混混 范凡
“为避免夜长梦多,只能让你出手了!”
秦烽瞬间就得出了判断,现在的自己或可扛住如此多的同阶虫族强者围攻,但是那头不知深浅的金古母皇在旁边虎视眈眈,也不知道祂究竟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万一阴沟里翻船就不好了。
所以秦烽打算速战速决,只要将这头母皇连同整个虫巢基地一锅端掉,所得的收获绝对可以弥补任何开支消耗。
浩大的星舰虚影高悬天穹,锁定了金古母皇的气息,虚空禁敕与虚空天罚轮流交替使用,威能全开下,每一击的代价都是五百亿单位本源精华。
“这是什么?不……这不可能!你……你居然是……时空之子?”
金古母皇难以置信的怒吼声戛然而止,气息急剧衰落下去,千万道九彩星虹垂落而下,遍体鳞伤的虫躯被卷走,接着是祂身边的那些王虫近卫被化身们逐一击杀。
天价闪婚:钻石老公小萌妻 影瑟
九层星台上,滚滚湛蓝星焰包裹住了重伤濒死的金古母皇,无视祂的挣扎哀求,庞大的虫躯被一点点地分解、化为虚无。
等到献祭结束时,秦烽略有些惊讶地发现,星舰本体的恢复度居然增加了0.15%,而且反馈回来的本源精华足足有两万五千多亿单位,可见虫族文明的母皇确实有些不一般。
“这些祭品的味道不错,”
舰灵羽澶满意的声音响起:“而且我敢肯定,在祂的巢穴里绝对会有不少好东西,赶紧把这些虫族军团清剿干净了,然后我们去尽情搜刮一番吧。”
“当然,这是必须的。”
秦烽答应下来,裂空断鈅戟爆发出万丈雷霆,将那些残余的虫族全部击杀丢上九层星台,然后是星球表面的那些虫巢、虫塔建筑,生化基质之类,通通一扫而空。
等到星球表面重新平静下来,秦烽终于看到了那座位于万里海沟深处的母巢,它看起来就是一座方圆数百里、有着生命的活体城市,这就是金古母皇苦心经营多年的的栖身巢穴。
在它的周边,还有着数以百计规模更大、用途各异的虫族建筑,它们都是金古母皇用来调制、孵化高等虫族个体的生化工场。
秦烽没有犹豫,身形闪烁间就进入了海沟深处,出现在金古母皇的巢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