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商议好下一步的计划,我们在藏区机场分了手。
风黎直接买了前往洛阳的机票,而我和陈玄一经过商议之后,则决定先返回成都,把身体养好再说。
临行前,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岳涛,将自己藏区发生的事情,简短解说,交代了一遍。
异界之冒险物语
兵王之王
壹分耕耘,壹分收獲 人生江月
听完我的讲述,岳涛在手机那头连连苦笑,说刘真长老已经返回茅山,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讲出来的,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又窜到藏边去搞事情了,果然是林家的种,一个个都这么让人不省心啊!
抱怨归抱怨,结合我在藏边的种种表现,岳涛对我的行为还是给与了高度肯定的,在电话里那头叹气道,“林家每一代,都会培养出一个风云人物,民国时期,你家老爷子威名赫赫,在华夏中原闯荡出偌大的名声,到了你二叔这一代,虽然没有往日那么风光,但也好歹混成了‘天下十杰’之首,现在又轮到了你,真不晓得,你个臭小子还得惹出多少麻烦。”
我摸着鼻子说,“二叔和我家老爷子的事,跟我有个毛关系?他俩闯荡的时候,我要么就是没出生,要么就是还在田埂里玩泥巴,我跟他们可不一样。”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紫玉箫
“不一样么?未必啊……”
岳涛笑得很无奈,说那些都不聊了,什么时候来成都?我好替你摆酒,接风洗尘?
我说接风就不必了,我去成都只是顺路,连带着过去养伤,讲真,自从一只脚跨进江湖,我不是在医院,就是特么的在通往医院的路上,这次被捶惨了,估摸着,起码也要好几个月才能养回来。
撩了电话,我陪陈玄一在机场等候,下午三点,准时搭乘航班前往成都。
一番周折,等我们走出双流机场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了,陈玄一刚想出去拦车,就听到马路上传来的一阵“滴滴”声,扭头一看,七剑之首的张松,正驾驶着一辆军绿色越野等在外面,他把头探出窗外,对我们狂按喇叭,“这边,这边……”
锦官城身为西南首要重镇,无论城建规模还是流通人口,都堪比国际化的大都市(08年那阵,山城重庆还没有彻底发展起来,成都依旧是西南核心区域的老大哥),我们费了老牛鼻子劲,才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穿行过去。
上了车,我已经快累瘫了,原本身上就有伤,加上旅途颠簸,又在双流机场充分感受了一把成都人民的“热情”,差点被挤成了一张锅盔饼,疲惫得不想说话。
张松反倒显得很很兴奋,上了车,一个劲找我聊天,说你小子行啊,这一年时间,算是没白闯,你们在港岛、西北,还有藏边的事迹,现在都快传遍整个江湖了,知道外边的人,怎么评价你们吗?
我苦笑不已,说都是虚名而已啦,当不得真的。
张松嘿嘿一笑,说随便夸你两句,你丫还真拽上了,要是博了个美名也就罢了,偏偏你们这组合太奇怪了,一个老君阁道士,一个林家之后,还有个来历神秘的血族转化者,这种组合闯荡江湖,基本是不会获得什么好评价的。
白銀紀元
我一脸黑,说老张你啥意思?搞歧视啊,江湖上的人到底给了我们什么匪号?
他嘿嘿笑,说你猜呢?现在外面都流传,你们三个是瘟神,不管走到哪儿都会有大事情发生,遇上你们能躲就躲,躲不了就自认倒霉……
我满头黑线,说你大爷的,几个意思?张松立马举手投降,说你别生气啊,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江湖同道们以讹传讹,达成的共识。
好吧,我现在没什么力气跟他废话,躺回汽车靠垫,期的一个劲直喘。
说好了不要办接风宴,但最终,张松还是把我俩拉进了一家酒店,酒桌上,我再次遇上了七剑的全部成员,包括岳涛和田叔居然也在场,他们对我和陈玄一表示了庆贺,一阵推杯换盏,喝得我满脑子迷糊。
酒宴散场,身为大忙人的岳涛还得赶着回去处理公务,因此没有多留,只是拍拍我的肩,鼓励我好好干。
倒是田叔主动流了下来,亲自送我去了西南局的招待所,路上,他不时朝我打量着,看来看去。
我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毛毛的,就说叔你干嘛?我又不是女的,有啥好看的?
田叔哈哈笑,拍着我的肩头,说你小子可以啊,一年不见,居然走到这个高度了,看来以后闯荡江湖,还得借你的名气和招牌。
我一阵苦笑,说您就别洗刷我了,酒桌上被七剑捧杀了一回,到你这儿还是这么说,搞得我怪不好意思。
田叔一声长叹,说你呀,和林远那小子年轻时候一样,有锐气,但是不装逼,对朋友真是没话说,可惜田叔老了,要是能再年轻二十岁,还真想放下这一身担子,陪你好好闯闯江湖呢。
王爷,你抱错人了
我说田叔你喝过了,这年头哪还有什么江湖?仅剩的几只老王八都爬上岸了,得,我看你喝了不少,赶紧回去歇着吧,等明儿我再过去看你。
一阵吵闹,我把田叔推上了出租车,和陈玄一相视一笑,彼此眼中都有些无奈。
名声可真是个累人的东西,第一次来成都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杂鱼,不知不觉,居然被这帮人抬高到了这种程度,就连曾经讥笑我是废柴的黄小饼,也在酒桌上向我竖起了大拇哥。
这样的角色变换,其实挺让人难以适应的。
当晚,我和陈玄一就在西南局招待所住下,奔波几天,两人都无话可说,倒在床上沾枕头就睡,可能是呼噜声太吵了,半夜总感觉有人拽我脖子,迷迷糊糊地睁眼,发现彩鳞正叉腰站在我床边,让我闭嘴,别打呼了。
醒来后,陈玄一向我提出了短暂的告辞,他说自己下山超过一年了,一直都没回老君阁看一看,也不晓得沧海真人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婚姻若只如初见
身为掌门弟子,陈玄一不能侍奉在师父床边尽孝,一直感觉对沧海真人有所亏欠,这次好不容易回了锦官城,自然要重归山门,去服侍几日。
反正我也一身伤,一时半会养不好,就说那你先回去吧,等一个星期后再下山跟我汇合就是。
陈玄一欣然点头,挎着行李包扭头离开,而我则继续留在招待所调理身体,除了偶尔和七剑成员聊会天,切磋下修行方面的心得,日子倒也过得十分惬意。
妖道蠻荒
直到养伤的第五天,却发生了一件对我而言,意义十分重大的事情。